傘下兩輔警 去留皆明志 一辭職未忘初衷 一留隊繼續助人
20-09-2015

【明報專訊】2014年9月28日,是每個香港人都不會忘記的日子。接着的79天,社會因為政制改革問題而撕裂,有市民長期留守金鐘、銅鑼灣、旺角,一人一帳篷佔領馬路,規模前所未有,表達爭取政制發展的聲音,他們以黃絲為象徵。另邊廂,隨着佔領運動的拉鋸,社會出現支持政府的聲音,有反佔領人士發動簽名,要求停止佔領行動,他們以藍絲為標誌。港人的政治取態,從此變成有顏色的藍黃分野。

本報今日推出「佔領一周年」系列報道,訪問發起佔領的佔中三子、雙學代表,訪問建制派、反佔中人士及商戶,探討佔領對政制、法治、警民關係、經濟,以至年輕人的政治覺醒及家庭關係所帶來的改變及影響。

佔鐘被指卧底 嘆兩面不是人

佔領以來警方與示威者關係緊張,夾在警民之間的輔警,有人決定離開,有人留守。佔領時,示威者一度包圍特首辦,當時帶領示威者撤退、與現場警司「世紀握手」的示威大學生楊逸朗(Joe) ,慨嘆這年來「兩面不是人」,辭去輔警將近一年,仍受到事件惹來質疑他是「卧底」的困擾,同時又被舊日輔警同袍踢出WhatsApp群組及批評。Joe表示雖然不做警察,但無阻助人初衷,盼畢業後投身社企幫人。

另邊廂,大學生輔警阿俊(化名)無懼警民對立,經歷過街上無故被斥「死藍絲」,但佔領時在地區「行咇」捉賊歲月,令他有感市民需要警察幫忙,更堅定投身警務工作(見另稿)。

圍特首辦籲撤 世紀握手

佔領行動信奉「群眾自發」,去年10月5日,在金鐘留守多日的Joe,於特首辦前揹起「大聲公」,組織在場20多名佔領者商討撤退,撤走時更與在場警司「世紀握手」。Joe憶起舊事,不怪責別人可能誤會他是臥底,但也曾「質疑自己係咪『好無腦』」。辭任輔警,除是不滿警方於佔領期間濫用武力,亦是表明心迹,「好想得到佢哋(佔領人士)信任,但原來對有啲人嚟講,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一年過去,Joe慨嘆「兩面不是人」,有人仍不滿他當日呼籲撤退,Joe坦言失望,認為撤退是當日群眾商討的決定,「點解將所有責任堆喺我一個身上?」而舊日的同袍, 亦與他劃清界線。

被踢出輔警WhatsApp群組

Joe說,握手後已被「踢出」同期輔警的WhatsApp群組,敬重的教官質疑其言論抹煞所有警察的努力。對於舊同袍的批評內容,他說不知道,「沒有渠道聽到,甚至連朋友心中想法亦不知道」,慶幸仍有些輔警好友慰問。他表示,有輔警友人留在制度內改革,而他自己想,如不辭職,即使不被革走,亦會被同袍杯葛。他曾聽有支持佔中「黃絲」警察,在內部不敢表達自己立場,亦有正規警察主動問大學生輔警「你係咪黃絲帶呀?」他又留意到,警隊內廣泛傳閱着抹黑示威者的短訊,令他關注警察能否做到政治中立。

佔中前參與大學生輔警計劃是希望「當差」服務社會,幫助別人,Joe表示毋忘助人的初衷,現就讀樹仁大學歷史系的Joe,希望明年畢業後加入非牟利機構為社會服務。他亦不再緬懷雨傘,走出「和理非非」,每周於沙田舉辦健體班,實踐雨傘精神連繫社區,另方面活躍於本土運動,多次參與反水貨客示威。

Joe表示,臥底疑雲的陰霾仍未散,佔領後在示威中較低調,退得較後,「唔敢再扮代表,不想再獻醜」。傘後回到校園,把握最後一年大學生時光,與傘下一族籌組學生會。

明報記者 陳顥之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