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營同室操戈火力更猛 建制料將來更烈 泛民:應保護協調制
09-11-2015

【明報專訊】區議會選舉是建制與民主派搶攻版圖的重要決戰,本應團結一致,槍口對外。但今屆泛民、建制都出現與同路人「硬撼」情况,且同室操戈,競爭手段更激烈。其中民協譚國僑遭到舊黨友符偉樂狙擊,長期在區內「唱衰」民協。與新民黨對撼的自由黨楊浩泉感嘆,與泛民對手屬君子之爭,反觀同區建制對手更具攻擊性。對於誰應退讓,雙方各執一詞,但承認客觀效果或會造成敵方陣營漁人得利。

建制派有約10區出現協調失敗而「撞區」,如在西貢欣英區,自由黨楊浩泉與新民黨廖子聰對撼,令競逐連任的新民主同盟鍾錦麟更增勝算。自由黨楊浩泉認為,區選火藥味更多來自同屬建制派的對手,與泛民對手反而相敬如賓;但新民黨支持者卻時不時指摘自由黨「牆頭草」等。在兩人互不相讓下,楊浩泉承認已「預咗會輸」,又分析隨着建制版圖不斷擴充,撞區只會愈來愈多,形容自己是「第一代撞區的犧牲品」。廖子聰婉拒本報訪問。

自由黨候選人:與泛民相敬如賓

與經民聯「撞區」的民建聯黃冰芬亦承認,若建制因互相𠝹票而令泛民當選,罪名難以擔當。但她認為,若獲選民支持,卻要因建制協調而需轉區是「笑話」。她稱曾經有不少機會可轉到勝算更大的選區參選,但自己並無興趣,認為這是投機動作,對選民不負責任。

劉偉倫回應說「撞區」無所謂,只是給選民多一個選擇。對於被指沒打正經民聯旗號,劉回應說區議會較着重地區工作,不如立法會般重視政黨背景,形容與經民聯屬於「合作伙伴關係」。他強調沒遮掩轉黨事宜,指選民問起時會坦白交代。至於自己是否建制派,劉說「評論唔到」,稱交由選民判斷。

另邊廂,泛民亦腹背受敵,多達46個選區出現與前黨友、傘兵等人「對撼」,互相斥責「𠝹票」更為激烈。區選屬單議席單票制,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是自然道理,故四大泛民政黨早前聯合推出「𠝹票名單」。

民協譚國僑今年捲土重來出選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挑戰當區議員、西九新動力韋海英,前民協成員符偉樂在最後一刻報名。對於被稱為「𠝹票人士」,符偉樂十分不滿,認為是惡意中傷,更聲言本周會到廉署投訴。他批評,泛民並非「大晒」,指自己參選只因當年任區議員時認識的街坊都搬來這區。他批評,泛民協調機制由大黨壟斷,並不公平。

譚國僑認為,對方「出來不是諗住贏」,至今連一份宣傳品都沒有,只有一輛宣傳車,不斷「不盡不實地唱衰民協」,質疑背後有建制無形之手操盤。他又認為,應保護泛民協調機制,因泛民過去有太多分裂,更應盡量協調。

青年新政:到底敵人是誰

青年新政周世傑亦被泛民列入「𠝹票名單」上,因他與民主黨冼卓嵐一同出戰中西區堅摩選區,挑戰現任民建聯區議員陳學鋒。他坦言經常要反駁𠝹票指控,感覺「很攰」,直言相較建制派,民主黨對他們攻擊火力更大,質疑民主黨的敵人「到底是陳學鋒還是青年新政?」

冼卓嵐則反問:「青年新政是否民主派?我對『𠝹票』的定義,是兩個人同屬一個派別才算是𠝹票,他們(青政)並無說過自己是泛民。」冼強調主要對手是陳學鋒,亦不擔心陳會坐收漁人之利。他稱自己有實質的地區工作和表現,如在鉛水事件上,首先在區內跟進,「不見得他(周世傑)有(實質工作)。」

明報記者 渠贇

視頻
2015區議會選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