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憑誰定是非 文膽朱永嘉指文革失敗也應紀念 不應抹黑毛澤東
2016-06-05
文革時為上海市委寫作組負責人的朱永嘉,他的書房堆滿書報,他正對照枱面上的上海《文匯報》刊登的習近平講話,翻閱馬克思的《資本論》(深藍色封面)。(林迎攝)

【明報專訊】曾經在上海風雲一時的「寫作組」負責人朱永嘉已經85歲了,仍每日看書讀報、關心時政。朱永嘉認為,中國「逢五逢十」紀念的都是歌功頌德的多,失敗的歷史事件如文革也應該紀念。他強調,他不贊成以反思文革來抹黑毛澤東、抹黑共產黨,認為反思是為「贏得更大的勝利」。

明報記者 林迎 上海報道

曾助姚文元寫《評海瑞罷官》

原本是上海復旦大學歷史系教師的朱永嘉,因為參加「中蘇共論戰」獲《解放日報》編委姚文元賞識,協助姚寫著名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後來加入上海市委寫作組成為負責人,是文革中上海市委重要「文膽」。粉碎「四人幫」以後,朱永嘉一度想在上海「頑抗」,喊出「再造一個巴黎公社」的口號,最終以「參與武裝叛亂」罪名被捕,至1990年保外就醫。他出獄後一直從事歷史研究,不時在網上發文,2014年在香港出版《巳申春秋﹕我對文革初期兩段史實的回憶》。

記者訪問朱永嘉時,他堆滿書報的枱面上放有一份上海《文匯報》,全文刊載國家主席習近平5月17日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旁邊放着一本已經快被他翻爛的馬克思《資本論》繁體中文版。記者問他為什麼要讀《資本論》?朱永嘉笑說,研究哲學和社會科學,最終要回歸到《資本論》,「其他都是資本主義學說」。

「避免重蹈覆轍 爭取社會主義勝利」

朱永嘉認為,現在中國「逢五、逢十、逢百」舉行的紀念活動多是歌功頌德,但失敗的歷史事件如文革也值得紀念,「從某種意義上說,紀念失敗,也許比紀念勝利更有價值,因為這些教訓是用鮮血換來的,它能指導我們如何避免重蹈覆轍,爭取更大的勝利」。他解釋,所謂「勝利」是指「社會主義的勝利」。他至今認為,文革是一場社會主義的實驗,失敗的原因有毛澤東的非理性因素,也有運動的失控,例如鬥走資派時擴大化,奪權風暴造成各地派系惡鬥,但在中共「九大」後已經停止,「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文革到1969年已經結束了,後面的階段是恢復生產秩序」。

不屑自由派學者 批評意識形態工作

「當然,如何紀念和反思也有一個界限,」朱永嘉話鋒一轉,「我與那些所謂的『公知』們不同,他們是藉紀念和反思文革來抹黑中國共產黨,抹黑毛澤東,從而動搖社會主義中國的基礎。」朱永嘉對自由派學者都非常不屑,稱他們是「幾隻蒼蠅嗡嗡叫」、「烏龜王八」,認為他們不成氣候。

與此同時,朱對現時的宣傳、意識形態工作也非常不滿,認為靠官員去管意識形態是「靠一層層壓迫的方式」,管的人應該自己首先要懂理論,「以前張春橋懂,陳伯達也懂,他們也寫文章,雖然他們水平高低不一樣。毛澤東最後把關,他自己也寫文章」。他建議應該從知識分子中去找研究意識形態的人,請他們來負責這方面工作。記者問「就像你這樣?」他點頭,又說「現在還是有這樣的人,但是要去找」。

「前30年和後30年不能互相否定,這是我在2011年最先提出來的。」朱永嘉說,他當時就發表過一篇網誌,指中共建政前後30年各有優缺點,前30年為後30年打下基礎,後30年也有其先進之處,「如果沒有1972年中美關係改善,哪有什麼改革開放啊?」至於後30年,他認為「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它能夠調動積極性,也把個人主義帶動起來了,但是我們國家社會主義的性質沒有變」。朱永嘉覺得,習近平是在一步步向正確的方向走,而他本人能夠寫寫文章、有人看到就足夠了,「我在歷史中的作用,反正是非常渺小」。

文革五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