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肉吃人者逗孫為樂 「不懂你說的那些事」
2016-05-29
當年為了與副校長黃家憑劃清關係,張繼峰(右)殘忍地殺人割肉烹食。事隔多年,她對過去的行徑諱莫如深。(明報記者攝)

【明報專訊】柳州的黃家樑也許永遠也沒有想到,被他稱作愚昧殘忍的食人肉者,有的就住在距他家一河之隔的另一處社區。記者找到的4條食人肉者線索中,其中一人的家屬聽說採訪文革食人,便堅拒受訪;而武鳴農場一名食人者也在考慮了3、4天後拒絕。記者又去尋找曾做過縣革委會副主任(副縣長)後被開除黨籍與幹籍的黃文留,發現她早在10年前搬離柳州古亭山社區。而她原居住的農用機械廠宿舍的老鄰居,也不知道她的去向。記者撥打工廠老職工通訊錄中的電話,發現手機早已停機。

當年指死者是叛徒 「被割肉吃掉是應該的」

記者最後聯絡到參與殺死桐嶺中學副校長黃家憑、割肉烹食的張繼峰。1954年出生的張繼峰頭髮花白,與小叔子一家一起開豆腐坊,主要供應早市。三代同堂的家庭像村裏其他家庭一樣平靜而溫馨,唯一不同的是,她家中牆上貼着新瓷磚,進門顯眼地方仍高掛着一張已經泛黃的毛澤東肖像。

據參與調查的人回憶,當時多數的證辭指控,身為女學生、紅衛兵,甚至是黃家憑未來兒媳的覃柳芳(張繼峰本名),為表示劃清界線率先動刀。而覃柳芳在證辭中卻又指控同學黃佩農第一個取肝,並辯稱是替女同學陳香姣的母親等人割肉。但覃柳芳又承認,當時認為黃家憑是叛徒,曾向國民黨繳過槍,被割肉吃掉是應該的。

記者說明來意,原本還一臉茫然的張繼峰突然警覺起來,對記者的提問能不答就不答,又刻意躲避鏡頭,甚至裝作逗歲半的孫子玩,也不肯面對記者。「黃家憑您認識吧?聽說您曾參與過割他的肉吃?」記者問。「不懂你說的那些事」,張繼峰語氣強硬地用廣西話回答。

陪記者聊天的張繼峰兒媳婦,則對廣西吃人歷史並不了解,甚至根本不相信在一旁弄孫的和藹家婆吃過人。

文革五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