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肇始「5.16通知」
2016-05-15
戚本禹靈堂內外擺放多個來自山西、河南等地「紅歌會」﹑「毛學會」等左派團體的花圈,本港經濟學家張五常夫婦也送了花圈。(明報記者攝)

【明報專訊】明天就是「5.16通知」的50周年,這份題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的文件,被視為文化大革命發動的標誌,1966年5月16日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發出。當時已經是中南海重要文膽的戚本禹在回憶錄中憶述了「5.16」通知的出籠過程。

《海瑞罷官》「二月提綱」捱毛批評

1966年4月,仍在《紅旗》雜誌任職的戚本禹身在上海,上海市委書記處書記張春橋通知他,稱毛澤東要求「寫一個批判二月提綱的文件」。在此之前,上海市委宣傳部長姚文元發表《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指歷史學家吳晗寫的京劇《海瑞罷官》是影射開國元帥彭德懷在1959年廬山會議中被罷官。中央書記處書記彭真等「文化革命五人小組」在1966年2月主張把對《海瑞罷官》的處理局限於學術討論範圍,史稱「二月提綱」,同年3月被毛澤東嚴厲批評。

戚本禹在上海參加的起草會議,由《紅旗》雜誌主編陳伯達主持,姚文元、吳冷西、王力、關鋒出席。會上逐字逐句對「二月提綱」討論、批判,各人發言整理成文字後,交陳伯達匯總,再由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央文教小組副組長康生修改,最後經江青轉交毛,再作多次修改。

會議決定廢除彭真等人的「文化革命小組」,成立新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組」,就是後來的「中央文革」。「中央文革」的最初人選由康生、陳伯達、江青提名,戚本禹回憶,首次提名時並無姚文元,「搞文化革命,姚文元是衝鋒在前的。怎麼他卻沒有進中央文革呢?我心裏是很想讓姚文元參加進來的,在第一次名單裏,年輕人只有我一個,其他都是老幹部,我希望有個年輕人和我在一起,所以第二次提名時,我就提出希望讓姚文元參加進來」,獲江、毛同意。

1966年5月4日,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先是批判「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陰謀反黨集團」,然後討論「5.16通知」,並在5月16日表決通過。在中央下發的正式文件中,毛澤東增補的段落都用加粗黑體字印刷。

在會期中的5月7日,毛澤東還對戚本禹、陳伯達等人提出了一個共產主義的「大同世界」,一個沒有刻板分工、沒有特殊階層的人人全面發展的社會。戚認為,這是毛發動文革的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的宏偉藍圖」,又指文革中幹部勞動的「五七幹校」就是源自毛的「五七指示」,是防止幹部脫離群眾、脫離勞動、防止產生特殊階層的有效方法。

文革五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