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壓力大 「二孩」不吸引 60後不能生 70後不敢生 80後不願生
23-02-2016

【明報專訊】在「十三五」規劃建議稿中,提出全面開放二孩政策,緩解30多年來因嚴格執行一孩政策而帶來的諸如老齡化、人口紅利等社會與經濟問題。雖然有專家估計,開放二孩在內地最少有1億目標人群受惠,但本報記者採訪發現,受惠於新政策的90後、80後、70後乃至60後目標人群,普遍存在「想生的不能生,能生的不敢生,敢生的不願生」情况,二孩政策在短時間內的推進未必如預期順利。

明報記者 鄭海龍

生於1981年的岳先生再過幾天就要做爸爸了,但他對是否生二孩卻有些猶疑不定。妻子懷孕之初,夫妻雙方曾一度因應老人的要求有過要生兩個孩子的想法,「最開始我在想如果我老婆生的第一個孩子是個女孩,那麼我會考慮再要一個,畢竟不用擔心嫁人成本,但老婆第一胎是男孩,再要二孩的經濟風險就大了很多」。

「娶妻成本」高 中產夫妻憂負擔重

岳先生的擔憂不是杞人憂天,財經網曾盤點內地娶妻成本排名前10位的城市,深圳以208萬元(人民幣,下同)位居第一。岳先生和妻子均在國企工作,兩人3萬多元的月薪在深圳同齡人口已算高收入,可是如果生育二孩就增加了生活的負擔,即使不考慮通脹,將初生嬰兒養到大學畢業,估計亦需二、三百萬元。

事實上,開放二孩政策也引起不少80後在網上大吐苦水,稱自己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最悲慘的一代,「我們小時候被剝奪了兄弟姐妹,工作結婚了需要面對雙方4個老人,如果再養2個孩子,想想都怕啊」。對於大部分畢業後就定居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的「80後」來說,生育二孩的顧慮主要來自經濟原因,但也有部分人認為多一個孩子會使夫妻雙方私人空間完全被擠佔,以致生活水平及情趣下滑。

「婚後需養4老 不敢再生兩孩」

對於不在一線城市生活的「80後」來說,結婚及養育子女的成本雖然相對較低,但收入亦同時較低。嫁到承德的李穎現年30歲,來自山東農村,雖與丈夫都是獨生子女,早已符合生二孩條件。不過,夫妻兩人年收入只有三四萬元,以至於兒子已快上小學了仍沒生二孩的意願。直到去年公婆家因徵地拆遷獲得一筆數十萬元的賠償,夫婦兩人才在得到公婆的資助保證下「閃孕」二孩。

廊坊「90後」獨生女箐箐是一名公務員,家境殷實。她表示,結婚生子的同學中,除了一兩個家庭經濟環境比較好的考慮要二孩外,大部分都因經濟問題而放棄這種想法。她直言生育二孩實際上是待自己年老了才有好處,萬一入院需要照顧,有兩個子女就可以輪班,甚至可以分攤老人的醫藥費。

箐箐坦言如果她結婚,會先生一個孩子,「聽說生孩子太痛了,如果真的太痛我就不要二孩了」。至於剖腹產,她表示這對孩子健康不好,身體又會留下疤痕,不會考慮。

60後經濟狀况較佳 恐「有心無力」

而相對於80及90後的經濟及生活壓力,70後及60後相對來說有較優厚的經濟條件,故不必考慮太多養育二孩的經濟成本問題。兒時大部分生長在多子女家庭,婚後經歷過一孩計劃生育政策的他們,對生育二孩的意願亦普遍高於80及90後。問題是歲月不饒人,70後和60後已過了最佳生育年齡,要圓二孩夢,即便有人願意冒生命危險,恐怕部分人也必須依靠輔助生殖技術甚至代孕了。

【系列四之三】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