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病毒奇妙 多年潛心專攻
2016-03-20
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管軼指出,沒有內地提供的禽流感樣本,香港做不好研究。圖為2014年長沙灣家禽批發市場發現H7病毒,食環署及漁護署人員銷毁活雞。(資料圖片)

【明報專訊】什麼研究也評論、愛面對傳媒的科學家被管軼形容為「直升機科學家」,而他本人多年來,一直「獨沽一味」只研究禽流感,「我做禽流感(研究)做了幾十年,Zika(寨卡病毒)什麼的我看都沒看過」。問到禽流感研究的吸引之處,原來他視之為一個哲學世界,從病毒變異中探討物種起源。

管軼在汕頭、深圳等多個地方已設立研究基地,每日收集禽流感病毒樣本。他坦言禽流感是他的興趣,因這些病毒有很多奇妙之處,「他們也是個community(共同體),也是個life(生命)」,這些病毒變異,更有哲學思想在裏面,可探究病毒的起源。被問何時才能尋找到答案,管軼說:「我沒死的話也可能做下去。」

病毒不可能消失 惟盼做好防控

「禽流感家族」近年再被發現多種可傳人的新病毒,包括H7N9、H5N6、H6N1及H10N8等,到底禽流感何時會消失?管軼指病毒永不可能消失,但期望在未來10年做好防控工作,那麼疫情在家禽中便可受控。

管軼認為「傳染病是沒有國界的」,因大家對新發傳染病的經驗也不多,一旦內地有感染,香港也有可能發生;另一方面,香港也可能作為門戶,把病例輸給內地,正如早前韓國的新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病人便經香港入內地,因此為了兩地安全,中港兩地有必要合作加強防控。

香港新機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