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撐父參選網上發文 母驚見感動灑淚
2015-11-19

「我的爸爸,是北區的鳳翠區候選人,余萬光」,這篇女兒為父親寫的選舉文章早前在社交網站瘋傳。余萬光首次參選壓力當然不少,加上不熟悉選舉條例,深怕傳媒報道會計在選舉經費,無論記者怎樣游說,他都拒絕自己接受訪問,改由一直與他共同進退的妻子代答。2010年屋苑一次升降機意外令他倆覺醒,變得更關心屋苑內的事務。今年,他們決定走多一步,出選區議會。這政治冷感的上班族與不問世事的師奶,完美演繹「你不理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

鳳翠區的候選人還有現任區議員兼自由黨成員廖國華,以及本身是上水圍村代表的民建聯廖興洪,二人如何看待這名一向只活躍在屋苑的候選人?二人在截稿前未有回覆。

2010年,翠麗花園發生升降機急墜事件,出事的正是余萬光一家用了逾20年的那一部升降機。余太欲報警處理,卻被當時業主委員會成員阻止,「業主委員會的職責係監察承辦商和管理公司,點解會變咗去制止業主講嘢呢」,後來,余太親自報警、聯絡機電署及傳媒,亦促使業委會開會關注事件。

如此切身意外,終於喚醒了余氏夫婦,「發生呢件事之後,我哋就諗,我哋嘅屋苑係咪發生咗啲事?」余萬光遂參選了新一屆業主委員會,得到街坊支持成為委員之一。余生看文件較在行,加上余太在屋苑的人脈,兩夫婦合作無間,漸漸在業委會發現許多問題,夫婦因而踏入「屋苑政治」,本着為業主爭取權益,同時亦受到相當阻力。

2013年,他們看電視新聞報道,才發現唯一出九龍的巴士線要被取消,時任業委會主席的余萬光亦不知情。二人決定集合附近屋苑街坊簽名,遞交予北區區議會。這是他們第一次跳出屋苑走到街上,為街坊發聲,最終取得1萬多個簽名,巴士線亦因而獲得保留。「經過呢一役,我明白到如果想保護我們的權益,一定要把小市民的聲音帶入區議會。原來只有民意,本身冇可能的事都有可能」。

後來因業委會內人員的變化,令余萬光失落主席之位,他要聯絡街坊也變得困難。這次出選區議會,全是想繼續為居民發聲,「希望有官方的途徑,將我們的聲音帶給街坊,有機會時就要去把握,怕你就要怕一世,如果我們渡過咗呢一關,可能遇陽光呢」。這對曾經對社區十分冷漠的夫婦,最終也被迫走上政治之路。「囡囡講,身邊發生的事都可以影響到大家,呢啲其實又係咪政治呢?我覺得呢啲其實係家事,係我居住地方的事」。

余家育有兩女,是典型的香港家庭,父母出外工作,下班後母親回家煮飯,一家四口食晚飯,其餘時間都沒什麼交談。父母告知女兒Michelle參選的決定,Michelle當時以為父母「講吓啫」,直至父母拿出厚厚的選舉文件回家鑽研,方發現他倆是認真的。

做女兒的始終會心疼父母,「當時有啲唔想佢地選,因為我覺得好擔心,擔心參選後,會有更多人抹黑父母」。全因父親一句:「我哋預咗輸,但都會繼續做」,深深打動了Michelle的心,「但我好似乜都幫唔到佢哋,我試過落街企半個鐘,連啲年輕人都唔接我啲傳單。之前佔中嗰個(年輕人)出嚟話要改變個社會,但到區選時,點解冇人理會呢件事呢?」Michelle遂決定用文字喚醒那些曾經熱血的年輕人。帖文成為城中熱話,Michelle始料不及,「收到好多鼓勵的信息,希望他們除咗網上世界之外,真係可以出嚟投票」。原來,她那篇600多字帖文,其實是她放工歸家時有感而發,在港鐵內隨心寫下的神來之筆。結果這篇短文不單在網上熱爆,亦令余太太感動落淚。

選舉新手,很多選舉事務一竅不通,只能「邊選邊學」,余氏夫妻小心為上,「少做少錯」,得出「余萬光本人不接受訪問,但余太可以代為回答」的結論。問余太如何看待選情,她說:「作最壞的打算,作最好的準備」。在旁的余萬光忍不住插嘴:「我哋最叻係打逆境波!」

明報記者 劉嘉裕

2015區議會選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