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柬領袖最後審判
屠殺百萬人 遲來的正義
08-02-2015

【明報專訊】40年前的1975年,是共產狂熱的巔峰時期。在中國,已為禍9年的文化大革命,時人尚絲毫未見曙光。在越南,美軍狼狽撤走,印證了越共的無堅不摧。而在東南亞角落的小國柬埔寨,以毛澤東思想作武裝的赤柬成功奪權,更有如共產天國降臨。然而,世人難料的是,赤柬這個原本不為人知的小集團,在隨後3年,卻創下了全球最高的殺人紀錄﹕170萬人死於非命,佔全國人口的四分之一。40年過去,帶來浩劫的赤柬魔頭,終要接受法律的審判,去年10月在聯合國主持下的法庭,以種族滅絕罪受審。

本報記者近月親赴金邊聽審,重溫赤柬的惡行,唯望人類歷史不被遺忘,覆轍不再重蹈。

【 深度報道 赤柬最後審判】明報記者 田青青

1975年赤柬奪取金邊政權後,迅速在全國推行共產主義改造,包括將金邊市民撤離到鄉下強制勞動,推行合作社生產模式,廢除貨幣等。幾年間餓死、病死的人多不勝數,政治犯、間諜及被認為可能威脅政權的人也被拷問及處決,死亡人數佔全國的四分之一。

聯合國控反人類罪種族滅絕罪

2003年,聯合國與柬埔寨政府簽訂特別協議,成立了聯合國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Extraodinary Chambers in the Court of Cambodia,簡稱ECCC),審判赤柬在1975年4月至1979年1月期間犯下的罪行。因涉及的控罪多、事實複雜,故分成了4件案。當中最主要的002號案件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控告赤柬全國人大委員長農謝和前國家元首喬森潘「反人類罪」,此案已於去年8月審結,兩人被判終身監禁但隨即上訴;第二部分控告兩人「種族滅絕罪」,審訊由去年10月開始。

特別法庭坐落於距金邊市中心15公里外的郊區,法庭會用旅遊車接送當地人來旁聽。法官、控方、辯方都有柬埔寨代表和國際代表,因此訴訟人數眾多,庭內工作人員座無虛席,旁聽者可坐在公眾席上,隔着玻璃觀看庭內人員一舉一動。

被告農謝喬森潘 表明不認罪

由於喬森潘採不合作態度,「種族滅絕罪」的實際庭審,由今年1月8日才正式進入庭審階段,明報記者亦在當日到庭上聽審。開案陳辭時,兩人的律師已表明不會認罪。在庭上,農謝全程戴着黑色太陽眼鏡,表情變化難以察覺,只能看到他時而緊皺的眉頭,在發表陳辭時,他的語氣流露出昔日的霸氣與自信。喬森潘的外表則較農謝「和藹」與「溫和」。

擔任受害者律師的中國籍律師劉毅強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農謝就像一個大革命家,彷彿所有事情都在他的運籌帷幄中,喬森潘則處處顯露出文人氣質。

農謝在開案陳辭中批評法官將歷史簡單化,忽略了他的決策在當年的迫切性﹕如柬埔寨經歷了長期經濟衰退及饑荒,所以他們要發動更多人去種田。

辯護律師:委會鬥爭 決策不知情

農謝的荷蘭籍辯護律師Victor Koppe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當年赤柬中央常委會分裂嚴重,中國支持的勢力及越南支持的勢力互相爭鬥,很多決策由越南支持的幾個委員做出,農謝並不知情,但這些證據在上一件案的判決中完全沒提及。與農謝共事7年,Victor指農謝雖年老體弱,但思維十分清晰,Victor指即使未宣判,但農謝早已預料到自己將死在監獄中。

喬森潘的辯護律師Kong Sam Onn親身經歷過赤柬統治,他認為悲劇的主因並非赤柬政策,而是地區領導,「波爾布特(當時赤柬最高領導人,於1998年逝世)最大的錯誤,就是讓缺乏教育的人成為領導,他們錯誤理解了政策,也失去控制」。至於喬森潘只是名義上的國家元首,沒有掌握實權,對當時柬埔寨發生的慘况並不知情也無力阻止(赤柬領導角色見表)。

三成柬埔寨人有創傷後遺

金邊皇家大學經濟發展教授Ngov Penghuy表示,赤柬之前,柬埔寨已具備了工業基礎,有水泥廠、單車廠等,經濟狀况在東南亞國家來說算不錯,也好過新加坡,極少自然災害,金邊更被稱為「東方小巴黎」。但赤柬掌權後,殺了很多受教育的人,關閉學校,廢除貨幣,令社會經濟被破壞,發展緩慢的情况直到1990年代才改善。

柬埔寨文獻資料中心主管Youk Chhang表示,赤柬令國家分裂,是否應追究責任、應起訴誰,大家在這些問題上爭論不休。很多小孩目擊了雙親的死亡,約三成柬埔寨人經歷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他們或者對任何事都反應過激,或變得沉默消極。

■影片區(直擊赤柬最後審判)

http://link.mingpao.com/22055.htm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