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死半 茹毛扮啞吊命
早晚勞動 隨時捉走處決
08-02-2015

【明報專訊】現時農謝、喬森潘被控種族屠殺越南人及占婆人,因赤柬政權主力要「改造」城市人、富裕階層及知識分子,華人雖不在被種族屠殺之列,但因多數華人都住在城市且經商、更重視教育等緣故,成為重點「改造」對象,赤柬統治時期,華人數量由40萬下降至20萬。有華人在赤柬執政時期,失去了約20名近親,亦有人茹毛飲血九死一生,見證了村莊由1000多人死剩百餘人的慘况。

明報記者

曾樹葉煮湯 吃蜈蚣老鼠

長居於金邊的鄭江是第二代華人,赤柬攻入金邊時他20歲,在赤柬的命令下撤離至農村。生活艱苦,首要問題是飢餓,鄭江曾連續3日沒吃過飯,也吃過用樹葉煮的湯、蜈蚣、老鼠,「可以吞落肚的都食,動物皮毛都食過」。每日從早到晚都要勞動,有時村長凌晨一兩點就打鐘,全村人就要去田裏開工。村裏的醫療條件不好,「生病本來應該吊鹽水的,全部用椰子來吊,在椰青上面打個窿就給你吊椰子水」,他的舅父便是這樣染上破傷風。

妹妹被指呃病假 捉走不再返

最令人恐懼的還是赤柬的逮捕,每日至少都有兩三人被捉走處決,任何小事也可能招來殺身之禍。他的胞妹被人「打小報告」指「呃病假」,當晚便被捉走,一去不復返。他每日都惴惴不安,「每天都穿兩條褲三件衫,無論多熱都穿這麼多,怕不知道哪天被抓走沒有衣服穿。」惶恐地捱過幾年,他目睹了村子由1000多人銳減至百餘人,終於赤柬下台,他們步行了100多公里回金邊。

講中文會被懲罰抓走

在金邊任記者逾20年的黃平也是第二代華人,赤柬執政初期,她與一班華人被派至農場,負責種菜。因華人往往被認為是資本家,講中文就會被批評懲罰或者抓走,所以大家都要講柬語,「晚上有人偷偷在你家門外偷聽有沒有講中文,一些不會說柬語的老華僑很慘,要扮成啞巴。」

後來她得到一個去水泥廠做翻譯的機會,雖由早到晚都在工作,但沒有工資,每日僅可獲派一點口糧,她還要去挖野菜煮粥來填飽肚子,牙膏、肥皂等日用品也沒有,每日困在水泥廠中,與外界失去所有聯繫。她的大兒子在僅幾個月時便被工廠幼兒園強制帶走。幼兒園中沒有奶粉,還在吃奶的孩子被硬生生餵飯,還與一群母雞養在一起,身上遍佈被母雞跳蚤咬的紅點。

雖然她與丈夫、兩個兒子幸運地生存了下來,但黃平的親戚卻沒有這麼幸運﹕父母剛被撤離出金邊不久就餓死及病死,大哥大嫂連同4個子女被打死,而二姐與姐夫、胞弟等更多親人就連死因都不知,她一家就有超過20名親人遇難。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