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冠聰﹕想入電子競技公司 憂難實現
2015-09-24

一年前,學聯五子一起走入香港大學與「政改三人組」對話,寫下歷史;今天,五子各散東西,當中羅冠聰甘願繼續留在學聯,擔任秘書長一職。「我自己認同是相當辛苦,自己都好少時間休息,知道即使上莊,會是很艱辛的旅途。」一上任就要面對退聯問題,但他沒有想過放棄,「很多時都會覺得壓力很大,會感灰心、沮喪,但當明白到你並非獨立生存、而是置身群體,有時自己走開不是一個很好的方法,會令身邊的人更加大的壓力,有更大非議。個人情感上是覺得會好多難關要過,但從未想過要突然退出。」

羅冠聰說,會經常質疑自己的能力,因為目前學聯難以發揮其功用,發揮組織學生的功能。「我從不會自以為是一個適合,或很好的組織者,亦認為作為一個剛從運動中成長很多的人,仍有很多事和空間是需要我去負責。」

過去一年背負着爭取普選的沉重使命,殊不容易,被問到個人最大的犧牲是什麼?羅冠聰說,沒有了生活是比較大的犧牲。「不可說是很壯烈的犧牲,我自己最大的付出,是個人沒有了生活,包括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想不可做,可能是因為我的政治立場,令未來做不到一些事。這事對我而言是比較大影響,不單純是肉體上的禁錮,而是無法實踐理想。這對於我而言是有很多的不愉快。」

其實羅冠聰喜歡電子競技,綽號「電競聰」,但因為其政治立場,可能無法在這方面發展,「我想入一間電子競技的公司,但因為他想進入大陸市場,而你會怕對公司有負面影響……我亦沒有閒餘時間,想發展足球或其他事都無法做到,是大的遺憾。」

至於有否心理準備坐牢,他說﹕「去到這刻是會有的,但是我覺得心理準備這些事永遠都是一個過程。兩年前我都沒有想過是可以瞓街的。瞓街時都是沒有想過,可能要準備入獄。這些事是要慢慢積累,真是面對這種壓力時才可知悉自己可否承受……我自己覺得這並不是相當之大的犧牲,只是去承擔所做的東西。」

明報記者 楊康琪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