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借鏡魁北克學運模式 由下而上重整學生力量
2015-09-24

去年9月22日,學聯率領逾萬學子在中大罷課誓師,大家戴上象徵希望與光明的黃絲帶,齊聲高呼「拒絕認命」,氣勢一時無兩,但雨傘運動中後期,陸續出現「學聯不代表我」、「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口號,很多學生不滿學聯決策過程不透明、拒絕以勇武手段向政府施壓。

時任學聯秘書長的周永康分析,大家對學聯態度的改變,是源於香港學運多年來由上而下、代議政制度的文化。「大家期望代議政制,即是學生會或學聯的人,經投票授權後,代表同學發聲。這事必然會埋下不信任的因子,因為組織者的決策,與群眾之間的想法可能是不一致,令到大家難以互相理解。如果持久的話,不信任會發酵。」他說,這正正反映在傘運中,「當下我們要思考如何重新整合學生力量」。

周永康提出加拿大魁北克學運的歷史,指當地學運不斷改進,擺脫代議政制式的想象,把決策權下放學生,學生在運動中由下而上作決策。

然而要重整學界力量,談何容易,魁北克學運自60年代開始經歷無數次瓦解再重組,直到近10年才稍露曙光。但周永康相信,這或許是香港學運的出路。

周永康的名字,在去年那79天,曾經每日在報章和電視台出現,被鎂光燈包圍,有否一刻被衝昏頭腦?周永康說,沒有建制派所說的、被名利衝昏頭腦,或者享受權力的快感。「我覺得建制派的批評只是語言修辭上的政治抹黑。」

有否坐牢的準備?「對於坐牢我是好定……要從事的社會改變或社會抗爭,對我而言這是一生一世的承諾……要受打壓、受檢控,之後可能要入獄,這些都是要面對的代價。如果入去(坐牢)其實可以推動改變,我不認為入去是阻礙我,或者令我的人生變得黑暗。因為繼續在社會中營營役役,我覺得這是如同被困在監獄中,是沒有分別的。」

明報記者 楊康琪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