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重啟政改必碰壁 自決修憲有出路
2015-09-23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圖)在雨傘運動期間成為《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他說近日有不少訪問邀請,包括外國媒體,最多一日接受5個訪問。被問到50歲時會否如戴耀廷一樣帶領另一場民主運動,他說﹕「我無想過這麼遠,做戴耀廷?我應該讀不到law(法律)。」(李紹昌攝)

【明報專訊】「2047年時,我剛剛就是(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的年紀,我屆時是50歲……若到時一國兩制不再是保障香港民主自治的基礎,港人就是自決,透過全民投票的方式,去決定香港在2047年後的新憲法。」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說,「雨傘運動」是香港史上最大型抗爭運動,但始終無法在政制改革上取得實質成果,所以未來要爭取民主,不可再靠政改五部曲的框架,「即使重啟政改,人大一落閘,都是倔頭路」,香港人要民主,就要改行自決和修憲等道路。

無悔任何決策 無必要論成敗

雙學在「雨傘運動」期間作出不少具爭議的決策,被問到有否對任何決策感到後悔,黃之鋒說﹕「無,因為當時做策略就好似捉棋,無可能拿着水晶球,見到10步之後中央的決定,大家永遠都在有限的時間、人力、資源下去做政治判斷……至於退場,我們由頭到尾都說不可以主動退場,這是沒有改變的。」

79天的雨傘運動沒有預期的成果,也沒有黃之鋒爭取的「公民提名」,但他說無必要斟酌是成功還是失敗,「你可以說我們雖然失敗,但取得香港人支持,可以點frame(表述)都得」。

稱比長輩看得更遠

由佔領到後政改,泛民議員與學生在爭取民主的手段都有分歧﹕泛民高呼重啟政改,但黃之鋒自詡比長輩看得更遠,「如果在32年後,香港不是變一國一制,中央都是希望香港可以落實一個白皮書版本的一國兩制,對於目前的民主派而言,他們未必有這個擔心,因為他們未必想得這麼長遠。2047年時,我剛剛就是戴耀廷的年紀,我屆時50歲,我當然是擔心這事……政黨應討論,或回應修憲、自決、革新論等,立法會選舉政綱不應再寫爭取重啟政改,否則又只是倔頭路,爭取民主策略要有變」。

「如果太長遠,至少可以討論可否建立一個恒常的民間全民投票系統,好似白宮聯署,只是有一定人數簽名,就啟動民間公投去做全民表決,因為未來我們在立法會仍會面對很多具爭議的表決。」黃之鋒說。

稱是否繼續投身也被罵

建制派甚至有泛民議員都批評學生在運動後只顧領「光環」去外國演講,黃之鋒不屑一顧,他說﹕「我繼續『蒲頭』又話我霸住個位,令泛民得失中間選民;退出前線又會話我拿光環去瘋狂演講,浪費市民支持。繼續投身又死,不投身又死。公又你贏、字又你贏,咁你玩晒啦。」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