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世代 闖建制舞台
25歲女成最年輕台議員
25-01-2015

【明報專訊】上街示威、集會,畢竟都是短暫的,過後應該做什麼?台灣年輕人以實際行動給出了答案﹕報名參選。在去年11月的台灣地方選舉中,參與過近年社運的候選人就有近10人,雖然他們輸多贏少(見表),但仍是一股正在成長的新生力量,本報訪問當中兩名幸運兒,25歲的宜蘭縣議員當選人薛呈懿,以及26歲的桃園市議員當選人王浩宇。

台灣啟示錄【四之三】明報記者

化淡妝、紮馬尾的薛呈懿,訪問中不時爆出大笑,盡顯開朗性格。她在報名參選時剛剛滿25歲,當選後是全台灣最年輕的地方議員。她原本讀景觀設計專業,大學三年級首次接觸到土地徵收條例,為了做功課去關注社運團體「台灣農村陣線」的抗議集會,「那天我剛好人去台北,沒有看過什麼叫抗議,就去了一下,之後就覺得人生就真的不一樣了」。

衝擊立法院 「沒想太多」

薛呈懿從此開始留意社會不公義現象,投入過反媒體壟斷、反核示威等運動,畢業後轉到環保團體工作,恰逢「太陽花」爆發。衝擊立法院的3月18日,薛呈懿當晚到立法院外後大概10分鐘,人群就突破封鎖衝進場內,「那時候也沒想太多,就想『好啊,就衝啊』,那天晚上我們也沒有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迴響」。

薛呈懿說,社運讓她更確信需要有體制內的聲音,體制外的抗爭畢竟有限制,需要體制內的呼應和聲援,「我們既然佔領了立法院,那更應該實質地去佔領行政上的權力」。她在拜票的時候,有長者一聽到她參加過「太陽花」,即舉起大拇指說「好好好!」,「太陽花」令長者們看到,年輕人的行動力、對社會的關心遠超乎他們的想像,因而願意投票給年輕人。

競選感網絡與現實相通

宜蘭議員月薪有6萬至7萬台幣(約1.6萬至1.8萬港元),比起她此前2萬餘的月薪多得多,她的選舉經費都是來自父母積蓄,競選團隊都是同學朋友幫忙,互聯網成為廉價的選戰空間。同時,宜蘭縣年輕人流失嚴重,多在外地讀書、打工,很多人只能透過互聯網了解家鄉選情,也是在網上聽說她的名字。薛呈懿感受到虛擬空間和現實社會彼此相通,「我去拜票的時候,就遇到鄉親朋友說,『我兒子說在網絡上看到你的影片,叫我一定要投給你。』」,也有網友留言給她,說看到她在夜市拜票、在街頭演講,覺得她很辛苦,她見到後也深深感動。

薛呈懿媽媽接受訪問說,「整個台灣的社會感覺讓小孩子比較不安」,所以她的兩個女兒都站出來參選,「她們可能是比較有正義感的」。年僅23歲的小女兒薛呈祥參選群英村村長但落選,在全村2700多張有效票中取得571張,「像村里長是要在基層耕耘的,你都沒有耕耘,就靠兩隻腳下去拜票,有近600個人支持你,表示說這些人都是很肯定你的,那就很值得了」,「她們登記(參選)之後的一兩個禮拜,我就馬上發現兩個女兒跟以前完全不一樣」。薛媽媽親睹「乖乖女」迅速成長,變得能夠承擔壓力、有責任感,她感到欣慰,認為這種成長歷練用錢也買不到。

新世代當選率不高

不過有學者提醒,「太陽花」世代當選有很多原因,中正大學副教授管中祥說,「第三勢力」(藍綠陣營以外的參選人)得到的總票數並沒有比以前多,但是仍能得到席次,意味着很多原本會出來投票的人沒有出來投票,「我不覺得這是太陽花世代的成功和公民社會的崛起,是在藍綠兩大黨的框架之下做選擇跟不選擇的結果」,而當選者的成功與個人因素有更大關係。

■影片區

太陽花世代專訪片段http://link.mingpao.com/21468.htm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