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後人:日本人民也夠苦 父率兵守四行倉庫 寧死拒降
2015-08-23
謝繼民上海的家中擺放着父親謝晉元的塑像。(楊立贇攝)

【明報專訊】上海,閘北區,光復路1號。跨過蘇州河,就是著名地標人民廣場,周圍盡是大上海的繁華。矗立在此的一座巨型建築——抗戰遺址四行倉庫,提醒人們此地1937年曾發生過堪稱「血肉磨坊」的淞滬會戰最後一役﹕四行倉庫保衛戰。如今倉庫門口有一個「晉元廣場」,西邊有一條「晉元路」,皆取自領導四行倉庫一役國軍團長謝晉元之名。謝晉元之子、79歲的謝繼民日前在上海接受本報專訪時,憶述當年父親率「八百壯士」奮勇抗敵。他也表示,這筆帳不能算在日本人民頭上,他到訪日本,也不覺是「踏上仇恨的國度」。

明報記者 楊立贇 上海報道

1937年8月13日爆發的淞滬會戰,是抗日戰爭中首場大型會戰,也是規模最大、戰鬥最慘烈的戰役。戰役持續3個月,日軍死傷4萬餘人,國軍死傷30萬人。

戰役後期,國軍敗退,上海將失守。10月26日,最高統帥蔣介石下令精銳的第88師留守掩護,師長孫元亮則命令524團團長謝晉元率領由約430人組成的一個加強營,固守四行倉庫。他們從此成了上海「孤軍」。

四行倉庫是一座25米高的混凝土建築,原是金城、中南、大陸、鹽業4間銀行合資建設的倉庫。從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四行倉庫保衛戰成為淞滬會戰的最後一戰。

父掩護撤退軍 爭取英美譴責日本

謝晉元之子謝繼民說,最高當局決定死守閘北,除掩護大軍撤退外,更主要的是想藉11月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九國公約」會議之機,爭取英美法等列強譴責日本,伸張正義。

當時,430多名士兵在倉庫西側2、3樓,與佔據了一街之隔的交通銀行內日軍交火,日軍用加農炮攻擊,令倉庫西牆千瘡百孔。謝晉元鼓舞士兵說,我跟你們一起死在四行倉庫。他又囑咐出外就醫的士兵,「有人問四行倉庫有多少人,你們就說有800人,決不可說只有一營人,以免敵人知道我們人數少而更加兇橫」。「八百壯士」之名由此響徹全國。

「中國不會亡,中國不會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八百壯士歌》在抗戰中唱了8年,雖然四行倉庫保衛戰最終並未促使九國公約會議制裁日本,但「八百壯士」的英勇精神,卻大大激勵了全國軍民的抗日鬥志,大批上海市民在雨中聚在蘇州河南岸,為守軍吶喊助威。

母獨自養大子女 父墓地文革被毁

響應外國租界停火要求,蔣介石下令撤離。11月1日,謝晉元率殘部376人撤入公共租界,馬上被繳械,後被軟禁近4年,其間他多次拒絕汪精衛政權勸降,終在1941年4月24日被汪偽政府收買的4名士兵刺殺身亡。消息傳出,上海市民悲慟不已,逾10萬人參加其葬禮。他也被追贈少將軍銜。

謝繼民說,「作為家屬,我們並無怨言。我母親一直說,晉元為國家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對家庭來說是巨大的不幸,但還有這麼多人民紀念他。當時抗戰中,有那麼多犧牲的戰士連屍骨都找不到。比起他們,我們家庭還是算好的。」

謝晉元犧牲後,其妻凌維誠得到5萬元撫恤金。「後來我們也去南京找過蔣介石,得到宋美齡接見,說回到上海會有所照顧,但後來並沒有兌現……母親一邊供我們4個子女讀書生活,每個月還要接濟留在上海的五六十名倖存孤軍士兵。」

1949年後,謝家人未從台灣得到任何資助,也未在大陸享受殊榮,反而經歷了「文革」衝擊,謝晉元墓地被破壞,1983年才獲重建。

稱國共合作抗日 不應強調一方

作為抗日國軍的後人,謝繼民也不時被捲入關於國共抗日之爭,他說﹕「我總是強調,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在抗戰中都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光強調一方而否定另一方,我是不同意的。那時候國共兩黨還是合作抗日的。國民黨在8年抗戰中,堅持抗日是它的主流,過分強調支流,不符合歷史的事實,對民族團結和國家統一大業沒有好處。」

而與台灣學生的交流中,謝繼民又聽到「我們台灣,你們中國」的說法。「我跟他們講,這段(抗日)歷史不是我們、你們,是我們共同的歷史。」他認為,兩岸統一是大勢所趨,「這不是哪一個政黨能夠改變的,就算明年大選民進黨上台,也不會不跟大陸交往,曲曲折折走回頭路也很可能,但是不能再搞台獨」。

1997年,謝繼民曾隨上海政府赴日本作經貿交流,日本民眾的禮貌熱情令他印象深刻。在日本,他並不願將父親的故事掛在嘴邊,因「不能把這筆帳算在日本人民的頭上。侵略中國的戰爭是日本軍國主義的一小撮人發動的,日本人民也是夠苦的。我去日本,沒有感到去了仇人的家裏,或者仇恨的國度」。

不過,談及安倍政府,謝繼民又很不屑地說﹕「他成不了大事,中國國力早已不是70年前被侵略時的狀况了,安倍政府要搞右傾,只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