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洞躲藏 夫婦為掩聲殺兩兒
2015-08-23
倖存者余昌祥

【明報專訊】和年輕人不一樣,89歲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余昌祥老人對本報說,「和日本人,我還有什麼可說的?我有刻骨的仇恨!」

倖存者童年親睹刀刺喉嚨

南京屠城那年,他才10歲,母親和姊妹當時都逃到揚州鄉下避難,「我家住在中華門外寶塔山66巷4號,我的父親被日本人抓去當拉伕,東西送到,出來就被日本人用槍戳死了,屍體都沒找到」。

余昌祥回憶,他家對面住了4個中央軍,兩個日本人把他們抓出來,逐一殺死,「用刺刀從喉嚨捅進去,一絞,血就從喉嚨噴出來」,把他嚇得要命。那時候,每家都有人死,「我舅父被日本人戳了7刀,打了兩搶,肚腸子都出來了」。他還見過一具無頭屍跪在街上。

他和一群民眾躲入地洞,男女老少幾十人吃喝拉撒全在地洞裏,煮飯的水,「說是水,其實就是尿,吃不進也得吃」。地洞內空氣不流通,悶熱無比,12月的嚴冬大家都穿單衣。而最慘的是,一對洪氏夫妻有兩個兩三歲的兒子,因害怕哭鬧不止,大家都怕地面日軍聽到,大家都會沒命。這兩個孩子的父母,迫於壓力,也是為了活命,一人壓着孩子的頭,一人壓着孩子的腿,用被子捂死了他們。洪氏夫妻在哭,地洞裏的人也在哭。多少年來,洪氏夫妻一想起這事就哭,哭得眼睛都快瞎了。

紀念館普查 老人公開經歷

「和日本人,我還有什麼可說的?我有刻骨的仇恨!」余昌祥說,1996年,大屠殺紀念館地氈式普查倖存者,他在女兒的鼓勵下,決定登記,公開自己悲慘的童年經歷。

2012年,余昌祥受日中友好協會邀請,與另一倖存者夏淑琴一起赴日,為南京大屠殺作證。他說,以前總覺得日本沒有一個好人,去了卻發現日本人很有禮貌,「(主張日本反省侵華戰爭和南京大屠殺罪行的)日本銘心會會長松岡環還對我說,我們愛好和平,我們不是鬼子」。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