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日軍喪槍下 機師不願回首 空中面對面 「他們都是年輕人」
2015-08-09
廖譚清在以鯊魚牙塗裝在機首的飛虎隊P-40戰鬥機前留影。(受訪者提供)

【明報專訊】「我父親說,死在他手下的不下5000人。但是他年邁後不願意回憶抗戰的場景。他說那些日本人也都是年輕人,在空中面對面隔着飛機都可以看到。他們都有父母,而那時打仗都是為了國家。」抗戰時中美混合聯隊的機師廖譚清之子在回憶父親時,說了意味深長的一段話。

明報記者 楊立贇

除了駝峰航線,1942年6月,根據《中美租借協定》的規定,國府分別派遣中國空軍機師赴印度和美國受訓。1943年10月,中美混合聯隊(Chinese-American Composite Wing)成立,隸屬於美國第14航空隊指揮。廖譚清就是中美混合聯隊的一名機師。他一對子女1980年代從內地移民香港。廖韻琴、廖本立姊弟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憶述父親廖譚清參加中美混合聯隊的抗戰歲月。

銘記校訓:貪生怕死者莫進此門

廖譚清1917年出生於馬來西亞一個華人家庭,家境優渥,在聲樂方面很有天賦,當年20歲的他回中國報考上海音樂專科學校聲樂系,這時抗戰爆發,眾多有為青年都報名從軍。廖譚清也放棄了音樂專業,於翌年考取空軍軍官學校。廖本立說﹕「父親一直記着蔣中正(任黃埔軍校校長時)的校訓﹕貪生怕死者莫進此門,升官發財者請走他路——精忠報國。」

加入中美聯隊 赴美受訓

廖譚清作為空軍軍官學校12期第3批300多名學員中的一員,曾赴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受訓。現在台灣的中國飛虎研究學會網站公布的空軍軍官學校學生名冊上亦有其名。廖譚清回國後加入中美混合聯隊,從1943至1945年,在14航空隊的3大隊32中隊任中隊長,被派至陝西漢中的空軍基地,駕駛殲擊機,在全國範圍作戰。

廖本立說,每次戰役中,殲擊機都要與轟炸機配合作戰。轟炸機去炸日本人的運輸樞紐公路,但因彈藥重而速度慢,殲擊機則沒有炸彈只有機關槍,就負責掩護轟炸機。「它們多數都飛到1萬公尺,在雲層中,而那時候飛機並不密封,到了高空非常冷,他們都穿皮衣皮褲。」

中美機師都住在貨倉裏,睡在用木頭和帆布撐起的行軍牀上。每天早上7點集合吃早餐,被叫到就去駕機出征,沒被叫到就回去休息。每次出8架飛機,回來只剩兩三架,大家就幫犧牲的戰友收拾行李。

擊中敵機 椅邊中彈28顆

一段攝於2006年的錄影中,當時尚在人世的廖譚清講述了抗戰時在廣西桂林上空作戰,擊落一架日本軍機的過程。他說,那是一次集團作戰,中美聯隊和日本空軍各自派出七八十架戰機,他們的轟炸機去炸一個軍事要地,日軍在空中列隊上中下3層迎戰,空中的飛機像馬蜂似的。中美聯隊的長機攻擊日本長機,廖譚清作為僚機負責保護長機,機翼兩邊各有3挺機槍,一共有3000多發子彈,一按電鈕,就交織發射。這一場戰役中,他擊中了一架日本軍機,「不僅打中,還在空中開花了。」而他駕駛的飛機也被擊中,從1萬多英尺高空急速下降,日本的「零式」戰機速度不及他駕駛的美製P-40「戰鷹」戰機,最終逃離了敵機的包圍。好在他的飛機未被擊中要害,28顆子彈只打在座椅邊緣。

及時行樂 美戰友飛天冰啤酒

當時機師每打下一架敵機就獲獎勵3000大洋,在那個生死難卜的戰爭年代,廖譚清拿到錢就及時吃飯消費。吃飯的時候想喝啤酒,但是啤酒不凍。豪情萬丈的美國戰友就把啤酒搬到飛機上,「啪」的一聲把飛機點着就飛上高空去,一會兒就下來,說﹕「來!冰鎮啤酒!」他們想的是,「今天我在,還能喝這個啤酒,明天我沒了,還怎麼喝?」

1949年,廖譚清從香港回到北京,曾在中國民航北京管理局第二飛行大隊擔任飛行檢察長等職,熬過「文革」的血雨腥風,於2009年病逝。中國東方航空公司特發唁電稱,「廖先生作戰英勇果敢,共飛行數百小時,參加空戰50餘次,擊落擊傷敵機數架,為中華民族的獨立自由作出了巨大貢獻。」

其子廖本立回憶道,「我父親說,死在他手下的不下5000人。但是他年邁後不願意回憶抗戰的場景。他說那些日本人也都是年輕人,在空中面對面隔着飛機都可以看到。他們都有父母,而那時打仗都是為了國家。」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