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負「特務」罪 報國夢碎
2015-08-09
林汝良(右一)與家人在飛機前留影。(受訪者提供)

【明報專訊】「不過飛駝峰的工資待遇非常高,只要飛上天,報務員1小時補貼3塊美金,副駕駛4塊,正駕駛5塊。」林家在加爾各答的日子衣食無憂,但是林汝良的妻子林華媛提着的心卻一刻沒有放下過。那時林平還未出世,幸而有一個收養的女兒林林陪伴她。

林林的生父林擎岱是當時中央航空公司機航組主任,也是林汝良的戰友。1944年11月林擎岱試飛一架美國戰鬥機改裝的A-29型運輸機,自四川成都飛抵雲南昆明機場降落時,因飛機性能不佳、難以駕馭,結果俯衝墜地,機毁人亡。

民國護照成罪證 文革遭折磨

林擎岱的妻子黃衣青感到獨自撫養3個孩子力不從心,就把當時尚未滿1歲的小女兒林林交給林汝良家撫養。林平說﹕「我父母就把這個姊姊帶到加爾各答去撫養。其他飛行員也都非常寶貝她,因為她是戰友的遺孤。」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駝峰空運至當年11月底結束。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公布的數據顯示,至二戰結束美軍有594架飛機在「駝峰航線」上失事或失蹤,1314名機組人員及乘員犧牲。據成都記者劉小童窮7年時間調查所著《駝峰航線》一書記載,中航公司的100架飛機,前後損失了48架,損失率近五成,有168名機員犧牲。

「駝峰航線」結束後,林汝良在妻子的極力勸說下停止飛行,轉在中航公司做管理工作,舉家曾於1949年在香港生活過一年。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共產黨說,新中國需要民航。我爸爸也被說動了。」林汝良雖未直接參加1949年中國航空和中央航空的「兩航起義」,但還是於1950年離開香港回到天津。「回去的人,滿腔熱血做的也是中國夢,中國民航夢。但是回去之後不被信任,因為他們為國民黨的航空公司工作過。我們父母交代歷史,都要加一個『偽』字——『偽中國航空公司』。當年中華民國頒發的護照,成為了『特務』的罪證。」後來,林汝良在反右、文革皆受折磨,飛行夢從此破滅。

年老回港 啟德看飛機憶舊

1980年林平重回香港生活,至今35年。1983年,她把父親接到香港,「父親哪都不愛玩,就要坐在啟德機場看飛機,看見飛機就跟小孩兒一樣高興,我只能站在他背後哭。」林平哽咽道﹕「他那麼熱愛航空事業,回去(大陸)沒一天幹過。而他們抗日的經歷都被埋沒了,因為這是國民黨與美國的合作。我爸爸總說,這是中美人民合作抗日,不要總說這個黨那個黨,那時候我們不是為了哪一個黨!」

【抗戰故事】駝峰航線(The Hump)是二戰時,自1942年起從喜馬拉雅山脈東側由印度飛往中國的空中運輸通道,因沿線山巒高低起伏狀似駝峰而得名。報道:http://bit.ly/1Iuu6l2#明報 #明報即時新聞

Posted by 明報即時新聞 on Saturday, August 8, 2015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