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韓國人看日韓恩仇
2015-07-19

【明報專訊】生於1940年 禹善德、李金子、崔洋子﹕「不能向下一代說謊」

3人相識近40年,同生於1940年,參觀完大韓民國獨立紀念館向記者分享看法。

「我在1940年出生,殖民時年紀很小,很多事情都是長大後才知道的。看完獨立館展覽後,覺得日本當年真是很殘忍,感到憤怒。德國戰後還有認錯,但日本卻沒有。」

「其實不少日本人也承認『慰安婦』等問題,現在最大問題是安倍政府。」

「現在還有『慰安婦』見證人,但她們都老了,真害怕時間流逝,下一代會漸漸淡忘這段歷史,但歷史一定要記住的。日本也一樣,不能向下一代說謊,教科書一定要清楚記載這些歷史。」

祖父遭日軍處決 大韓民國獨立紀念館館長尹柱卿﹕「歪曲史實 恐重蹈覆轍」

尹柱卿是獨立紀念館館長,她的祖父尹奉吉1932年在中國上海向日本官員投擲手榴彈,被日本拘捕處決。

「我沒有因為這段家族史仇恨日本人,有些日本人反而還跟我道歉呢。我對日本的觀感跟一般韓國人一樣,希望日本為戰爭罪行反省道歉,不再重蹈不幸。」

「我們獨立紀念館沒有跟日本的和平紀念館合作,日本原為加害者卻以受害者之姿只描述日本人受苦。但我們願與日本民間作學術交流,共同影響日本政府糾正歪曲的歷史。」

「日本既然要作為肩負世界和平責任的國家,必須努力反省過去。日本倘若現在連史實都不承認甚至歪曲,怎能叫人相信不會重犯歷史錯誤呢?」

18歲學生 崔同學﹕盼「慰安婦」等到道歉賠償

18歲的崔同學跟老師同學參加逢周三在日本大使館門外的集會,敦促日本就「慰安婦」問題賠償及道歉。集會後,崔同學一行人在「慰安婦」像前合照,並接受記者訪問。

「這是我們歷史學會的活動,我之前也參加過集會。我們上課時讀到『慰安婦』的史實,覺得政府什麼都做不到。我希望老奶奶(『慰安婦』)身體健康,可以等到日本道歉賠償的一天。我並不討厭日本,只是在歷史問題上對日本有不好的印象。」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