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右翼史觀 日編者憂人身安全
2015-07-19
韓國民間教科書關注組織「亞洲和平及歷史教育連帶」常任共同運營委員長梁美康向記者介紹桌上由中日韓3國學者編著的歷史教科書,坦言14年來工作漫長艱辛,但自己從中得益不少。(林康琪攝)

【明報專訊】梁美康提起參與3國教科書編訂的日本學者時,不禁流露出敬佩之情。「日本右翼壓力很大,日本學者的參與也就來得特別寶貴。」參與中日韓3國教科書編訂的早稻田大學日本近代史專家大日方純夫教授接受本報書面訪問時憶述,2005年首套教科書《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問世時,正值靖國神社參拜與日本教科書修訂問題爭議高峰期,他當時在憂慮人身安全的危機感中工作,幸而最終未遭受直接壓力。

「慰安婦」被指摘「自虐史觀」

大日方稱,歷史學者積極推動戰爭歷史研究,以其消弭東亞各國就戰爭問題的對立,當前一大課題是如何克服安倍政權否定歷史的右翼立場影響,開拓未來。

日本教科書對二戰史的描述向來惹人詬病。大日方說,日本教科書與歷史教育在1990年代中期曾一度強調二戰侵略戰爭及加害問題,但自1990年代後半期起,提及「慰安婦」等問題的二戰歷史屢被斥為「自虐史觀」,相關記述逐漸從教科書消失。

官方倡體現政府主張 出版社自我審查

日本文部科學省去年1月修訂教科書檢定基準,要求在「未有定論」的情况下,不應強調特定事件與個別見解(包括涉及歷史事件的數字),並需在歷史、領土問題上適度體現政府主張。大日方指這令教科書出版社對於記述戰爭與加害歷史的自我審查加劇。與此同時,中學以至高中選用歷史教科書時,亦排斥明確記述戰爭史實的教科書。

大日方指出,戰後日本的歷史研究是以戰前歷史作為對照作痛徹反省,特別是在1980年代左右,關於侵略戰爭的歷史研究大有進展,促使日本社會深化對戰爭的認識與責任感。近年日本學者亦加強與鄰國的交流對話,克服誤解猜疑,深化互相理解,以「建立超越國界的歷史認識」為目標。

關注團體:安倍阻維護正確史觀

他認為,近年東亞就二戰歷史的爭論激化,特別是日中韓關係因歷史問題而惡化,正是以往各國對歷史取態的對立再現甚至激化的結果。他說,近代東亞歷史涉及國家間戰爭,有爭論是很自然的,但為了解決過往的歷史問題,真誠地面對史實不可或缺,可避免陷入以自己為中心的封閉史觀。他說,透過交流從多方面了解共同經驗,加深及擴大對於歷史的認識,對消除國家之間對立非常重要。

安倍晉三是自1990年代後期以來最積極批評歷史教科書的日本政客。大日方批評安倍不肯承認過往戰爭的侵略性質,他說,很多日本歷史學者對於獲右翼勢力支持的安倍政權擔憂日深,並加緊批判安倍的歷史觀。日本教育關注組織「兒童與教科書全國網路21」事務局長俵義文向本報稱,「安倍政權是維護正確史觀的最大障礙」。

明報記者 羅睿琪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