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婦憶被擄作妓:士兵用軍刀在身游走
2015-07-12
魯夫—奧赫恩在《50年的沉默﹕印尼慰安婦》一書中仔細描述自己打破沉默的心路歷程。

【明報專訊】魯夫—奧赫恩曾對傳媒仍用「慰安婦」一詞感不滿,稱﹕「我們是戰時強姦受害者。」

她在印尼三寶瓏慰安所關押了3個多月後才被送回戰俘收容所。她在書中仔細憶述,日軍當年將從4間戰俘收容所挑選的女孩帶到一間大宅,告訴她們唯一的職責便是為日本士兵「提供性歡愉」,並恐嚇她們簽署一份用日文寫的承諾書。她們每個人都被起了日文名字,並有人為她們拍照,照片被放在接待處供嫖客挑選。開幕當晚,女孩聚在飯廳,依偎哭泣祈禱。隨着嫖客陸續抵達,被挑中的女孩一個一個被強行帶到睡房強姦。

眼見4個女孩被帶走,魯夫—奧赫恩瑟縮在餐桌下,靜聽其他房傳出的哭泣聲。沒多久,一名軍人把她拉出來推入睡房,她不斷反抗但始終不敵。該士兵把她脫清光,用軍刀在她身上游走,然後才強姦她,「我無法形容這最不人道及最殘酷的強姦」。

剪髮盼遭嫌棄 反引更多嫖客

為了逃避,她甚至剪掉頭髮,希望遭嫌棄,豈料反而招來更多好奇嫖客。她憶述,那段期間曾向光顧的士兵及來為女孩作檢查的日本醫生求助,但不得要領。她偷偷寫信給未被囚禁的姊姊求救,其姊託一名叫Yodi的日本兵幫忙。Yodi前來「光顧」,首次見面便向她道歉,又為自己國家幹出這種事表示羞愧。Yodi與她只是聊天和玩遊戲,令她得以喘息。但好景不常,Yodi不久被調走。

50年後才作證 符軍事庭紀錄

日本學者吉見義明在《從軍慰安婦》一書中指出,魯夫—奧赫恩跟另一名荷蘭女孩雖然事隔50年後才作證,但她的證言跟荷蘭臨時軍事法庭紀錄「非常相符」。日軍投降後,荷蘭的軍事法庭就三寶瓏慰安所起訴13名日軍及慰安所經營者,3名軍官披控強擄婦女為妓,4名軍官及4名民間人物被控強迫婦女賣淫,4名軍官強姦罪成。負責設立慰安所的日軍少佐(少校)被處決,另一名軍官當時已回日本,但知悉被荷蘭通緝後自殺身亡。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