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行遍東亞 美學者聯署追責
2015-07-12

【明報專訊】二戰日軍強徵「慰安婦」的受害者不止限於韓國。美國康涅狄格大學歷史系教授杜登今年兩度發起學術界聯署,敦促日本正視「慰安婦」歷史。她向本報表示,不應將「慰安婦」問題看成只是日韓之間的爭議,雖然韓國及中國受害婦女人數最多,但她們只是日本帝國當年大規模侵犯婦女的其中一批受害者﹕「若只聚焦韓國『慰安婦』,那就忽視了當年罪行的真正規模。」

日本政府去年11月接觸美國教科書出版商,指書中兩段有關「慰安婦」的描述有誤,要求刪除。杜登(Alexis Dudden)於是發起聯署,獲19名學者響應,今年3月聯署公開信反對安倍政府為淡化二戰日軍強徵「慰安婦」罪行而向日本及海外出版商與歷史學家施壓。安倍4月訪美前,杜登再發起「支持日本歷史學家」的聯署,獲包括哈佛榮休教授傅高義、入江昭等東亞及日本研究權威等187名歷史學者響應,敦促日本把握二戰結束70年的機遇,以實際行動正視殖民統治與戰時侵略。

印尼白人婦亦受害 荷軍事法庭確認

杜登指出,「慰安婦」不止是日韓或中日爭端,當年還有來自菲律賓、印尼及荷蘭的婦女遭蹂躪,是一宗大規模戰爭罪行。根據國家檔案、法庭文件及生還者證言,日本當年設置的慰安所遍佈中朝及東南亞多地(見圖)。荷蘭軍事法庭戰後確認日本在印尼威迫35名荷蘭婦女做「慰安婦」,這段歷史的細節多得白人婦女魯夫—奧赫恩(Jan Ruff-O'Herne)1990年代挺身作證,才為世人所知。杜登說﹕「奧赫恩十分清楚,她自己是白人又受過良好教育,人們會特別注意她。她的出現也令『慰安婦』問題不能再被貶低成『亞洲人之間的事』。她也明白,種族偏見令她的經歷格外受注目,因此她總不忘強調,她的恐怖經歷是所有受害者同樣經歷的。」

奧赫恩隱藏秘密50年之久,才在回憶錄《50年的沉默﹕印尼慰安婦》(50 Years of Silence: Comfort Women of Indonesia)中道出淪為性奴的慘痛經歷。她生於一個荷蘭殖民印尼的富裕家庭,一心想當修女,但日軍1942年入侵改變其命運,19歲時被送至戰俘收容所,21歲時被日軍拉去當『慰安婦』,凌辱了3個月。

居印荷蘭女21歲被擄 強姦毆打3月

這段經歷令奧赫恩留下終身陰影。她只告訴了3個人,分別是母親、一名神父及丈夫。1945年8月日軍投降後,她向一名荷蘭神父透露自己的經歷,稱仍想當修女,但對方說﹕「我認為你最好不要當修女。」她大受打擊,質問自己是否「不配再擁抱宗教生活」。幸運的是,她沒多久遇上不嫌棄她的英兵魯夫(Tom Ruff)。兩人1946年結婚,她婚後小產3次才誕下兩名女兒,後來舉家移民澳洲。

奧赫恩一直受這段經歷折磨,甚至連鮮花也受不了,因為那勾起妓院開幕夜的痛苦回憶。1991年她在電視上看到韓國「慰安婦」向日本討公道,受到鼓舞,決定把埋藏了近半個世紀的秘密告訴女兒。她坦言這是一生最難作出的決定﹕「一個母親如何告訴女兒和孫兒,她二戰時有3個月每天都被日軍強姦及毆打?」

寫下經歷着閱讀 兩女「哭了幾星期」

她決定把經歷寫下來,讓女兒靜靜看。1992年9月一個早上,她趁幼女卡羅爾準備前往機場前,將筆記簿放入手提行李,着對方看看。卡羅爾在飛機上看了母親的經歷,崩潰痛哭。奧赫恩翌日讓長女閱讀另一本筆記。兩名女兒「哭了幾個星期」,卡羅爾抱怨母親為何不早點告訴她們。奧赫恩後來表示,很感激家人的支持。

1992年12月,奧赫恩在女兒與女婿陪同下赴東京出席民間組織舉辦的聽證會。除在聽證會上講述經歷外,她還接受電視節目訪問,不少日本人向她致歉,希望為過去作補償。她當時稱已原諒日本人,但永不忘記那段歷史。她積極跟其他受害者一起向日本政府討回公道,安倍晉三2007年稱無證據顯示「慰安婦」是被迫時,她遠赴美國眾議院作證,敦促日本正式道歉及賠償。去年2月,年屆91歲的她再斥安倍試圖否定歷史﹕「有那麼多證人站出來發聲,不承認簡直是駭人聽聞。」本報曾聯絡奧赫恩的女兒卡羅爾,但對方稱母親年紀老邁,不宜受訪。

明報記者

戰後七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