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詞彙看世界:兩年輕國家困四大陷阱
01-09-2014

【明報專訊】牛津大學經濟學家科利爾在其名作The Bottom Billion(最底層的10億人)中指出,全球最窮困的10億人口之所以長年貧窮、看不到前景,因為他們的國家多陷於四大陷阱,平均要花59年才真正重上正常軌道。全球兩個最年輕國家東帝汶和南蘇丹便在這四大陷阱裏掙扎,它們正在走的道路,恰恰見證了國家重建之難。

科利爾(Paul Collier)指出,全球有10億人淪為最窮困的一群,所居國家不少都曾經或現正受困於四大陷阱,其中有73%連年衝突內戰,受困於「衝突陷阱」;29%則因為擁有天然資源,政治被資源收益左右,是為「天然資源陷阱」;30%四面陸地,毗鄰惡鄰、難以發展貿易,是為「惡鄰環繞的內陸陷阱」;還有76%經歷長年管治差劣,貪腐橫行,是為「治理陷阱」。尤其嚴峻的是,不少國家困於超過一個陷阱。

南蘇丹立國3年戰亂不止

南蘇丹是全球最年輕國家,2011年獨立以來一直受戰亂困擾,去年底更爆發內戰,成為和平基金會今年「脆弱國家指數」之首。至於2002年獨立的東帝汶,今年位列31,雖然情况自2010年一直改善,但仍未擺脫貧窮。美國Fulbright學人納拉辛漢(Madhu Narasimhan)最近在《外交事務》封東帝汶為「全球最年輕的失敗國家」。文章列出東帝汶目前連串問題﹕失業高達20%,37%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經濟過度依賴油氣開採,政府管治失靈,貪污問題嚴重,為保江山加強打壓新聞自由等等。

南蘇丹與東帝汶確有不少相似之處,同樣經過長年戰亂,也擁有豐富天然資源。蘇丹自1955年爆發第一次內戰以來,數十年間衝突不斷,逾200萬人死亡。南蘇丹2011年脫離蘇丹獨立,不乏疑慮之聲。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當時在《國際先驅論壇報》稱,該國一成立,在所有人類發展指數中差不多近底部,已預視發展荊棘滿途。

東帝汶近四成人口貧窮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羅賓遜 (Geoffrey Robinson)曾於1999年擔任聯合國東帝汶獨立顧問,2011年南蘇丹獨立時,他對《時代周刊》稱,南蘇丹應從東帝汶汲取教訓。他指暴力不會一下子消失。「長期參與暴力衝突者,不會因為對手一下子消失而停止暴力。人們已學會暴力。」東帝汶1975年爭取脫離印尼獨立,超過10萬人被殺。印尼撤走並未代表暴力消失。2006年東帝汶老兵便跟政府爆發衝突,幸好國際介入,阻止衝突演變成內戰。

羅賓遜指出,兩國面臨的另一相同困境是如何逃出「資源詛咒」。東帝汶獨立後的經濟發展極依賴油氣開採,但油氣的經濟成果卻未能為惠澤國民,反而為政客終飽私囊。這對蘊藏豐富石油資源的南蘇丹也是警號。

坐擁油氣反陷治理陷阱

若用科利爾的「四大陷阱」分析,南蘇丹和東帝汶都受困於「衝突陷阱」、「資源陷阱」和「治理陷阱」。四面陸地的南蘇丹更面對「內陸陷阱」:石油要靠蘇丹管道及港口輸往外地,經濟發展受掣肘。科利爾指出,資源陷阱通常跟治理陷阱息息相關,「資源陷阱」又會促使「衝突陷阱」;天然資源雖然保障政府財政來源,但與此同時亦成貪污溫牀,政府亦欠缺動機發展經濟多元,意味着國家可能繼續陷入「治理陷阱」。科利爾說:「天然資源並非促進增長之捷徑,除非政府『不尋常的好』。」

兩個最新國家的例子印證了重建國家並不容易。根據科利爾統計分析,困於上述種種陷阱的國家出現徹底改變的機率相當低,將長時間淪為「失敗中的國家」(failing state),平均要花59年時間才脫困。他批評國際社會對這些國家袖手旁觀,援助欠缺統籌。他指出,在衝突過後必須長期及持續深入介入,防止死灰復燃,也要訂立國際準則迫使這些國家改革劣政,並給予貿易優惠,協助它們重建經濟。

明報國際組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