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詞彙看世界﹕歐美拓參與 紓青年怒氣
01-09-2014

【明報專訊】根據經典著作《世代:1584年至2069年的美國未來歷史》,千禧世代主要包含1982年後出生的一群人,即2000年或以後才成年的年齡層。這套定義並非劃一標準,主要因地方及國家法例而異。提倡「世代之爭」觀點的學者普遍認同,每個世代對周遭環境的認知各有不同,特別是政治、經濟、生活質素等,有學者以「自我中心」及「享樂主義」來形容千禧世代。隨着全球經濟、人口老化問題浮現,許多千禧世代對前途感到徬徨,「失落一代」的說法冒起。——中文大學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 馮嘉誠

千禧世代求變心切,但現有政經體制卻成為一大掣肘,這一現象在歐美等發達經濟體尤其突出,2008年金融海嘯導致經濟衰退,對千禧世代造成沉重打擊,「失落一代」便成為青年的代名詞。在經濟前景不明、政治建制僵化之際,如何回應這代人的訴求,成為不少發達國的重大考驗。擺在這些國家眼前的一大難題是如何在應對人口老化與為千禧世代提供新機會之間取得平衡。

「讀好書便有好前途」破滅

西班牙青年可說是「失落一代」的典型,該國青年失業率高達55%,在歐盟僅次於希臘,每4個18至29歲的青年中,便有一個既不在學亦沒有工作。歐美不少論者指出,2008年金融海嘯掀起的經濟衰退,對年輕一代的打擊遠比嬰兒潮一代大得多,西班牙便是真實寫照。《金融時報》引述西班牙官方數據指出,金融危機對45歲至64歲人士的經濟打擊僅為30歲以下者的一半。事實上,該國退休人士在2007年至2011年間財富更不減反增,因為當經濟泡沫爆破之際,許多嬰兒潮一代正好供完樓,消除一大財政負擔,而退休金仍然充裕。

不少年輕一代遷怒政治體制。2011年成立的西班牙社交平台「沒有未來的年輕人」(Juventud Sin Futuro)發言人埃斯皮納爾(Ramón Espinar)便對《金融時報》說﹕「他們以前跟我們說,如果我們上大學好好讀書便有美好前途,可以有工作及建立自己的人生。這承諾在2008年前是真的,但現在對我及一整代人來說都已破滅。」政府未能幫這些充滿怨氣的青年人解困,進一步反映發達國政府更深層次的治理問題。

人口老化牽制發達國施政

有論者指出,歐美及日本等發達國面臨人口老化,現有政經體制都傾向以年長人口優先。根據美國智庫預算及政策優先中心( 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計算,美國的津貼開支超過一半流向年長公民。《經濟學人》總編輯米克爾恩韋特(John Micklethwait)及執行編輯伍爾德里奇(Adrian Wooldridge)在The Fourth Revolution分析西方政府所面對的治理問題時,便戲言美國政客現在寧願在公眾面前赤身露體,也不願公開得罪50歲以上人士組成的美國退休人士協會(AARP)。他們稱,西方人口老化,再加上較年長公民通常比年輕人更積極投票,令政治體制不單止偏袒長者,更令政府朝過去而非未來邁進。

網絡打破由上而下國家模式

發達國政府跟千禧世代的分歧,不僅限於政策,也體現於政府治理模式。千禧世代擁抱資訊科技,希望參與更多,但The Fourth Revolution一書指出,現時集權政府的模式建基於資訊缺乏的預設,政府之所以擁有權力,是因為比普通人獲得較多資訊,然而在互聯網世界裏,只要有手機或電腦,資訊隨手可得,政府再沒有專利。Google主席施密特(Eric Schmidt)及曾協助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籌劃eDiplomacy的科恩(Jared Cohen)在The New Digital Age一書亦指出,資訊已改變了個人跟權威的關係。

米克爾恩韋特相信,過往由上而下的國家模式可能漸漸發展為網絡式架構,讓信息靈通的公民可以發揮能量及能力。

丹麥向公眾開放稅務紀錄

千禧世代對政治參與的渴望已在2011年歐美的社會運動中顯示出來。除了政府要回應這種訴求外,延續公民參與亦重要。專研公民參與的美國明尼蘇達州大學資深研究員博伊特(Harry Boyte)向本報說,只得一次的參與或群眾運動經驗並不足夠,他認為,長遠來說要在學校及社區開拓一些持久的空間,讓年輕人可以學習「公民賦權」及參與公共事務的技巧。「我們需要改變專家提供服務這範式,這種範式建基於『專家最清楚』這想法。」他認為,若要扭轉這種範式,便要大規模推廣結合科學家及不同背景的公民共同參與解決問題的機制。他認為,這種模式不單可以促進民主,也能起普及知識的功效。

事實上,不少歐洲國家已嘗試通過網絡鼓勵公民參與,將部分政府工作下放給公民。例如丹麥便開放稅務紀錄,讓非學術界人士也可自行研究諸如貧富不均的問題。這些新公民參與的探索,既迎合千禧世代特色,也為他們提供新的機會。

明報國際版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