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燭光革命」以後 韓國走上新道路
2017-03-14

【明報文章】2017年3月10日,這一天將會被寫入韓國國家歷史上,其中最具關鍵意義的一天。

其他文章:陳帆川:有線頹風早現 外強中乾靠員工堅持

3個月前,韓國國會以234票支持、56票反對,大比數通過總統朴槿惠因涉及「閨密」好友崔順實的干政醜聞而斷送國家民主體統的彈劾議案。就在按韓國憲法規定,彈劾議案轉交憲法法院的特別檢察小組進行調查,經過兩個多月的蒐證與傳召與案相關的證人以後,8位憲法法院的大法官,最終以一面倒的8:0票數,維持國會的原判,通過彈劾總統朴槿惠的議案,使她成為韓國憲政史上首名被成功彈劾下台的總統。

早於上年年底已被韓國舉國上下民眾視為「民主負資產」的朴槿惠,4年多來統領着青瓦台,只懂站在大部分國民的對立面,推出接連不斷有違社會公義的偏執政策。不論是重修以為她亡父朴正熙正名的偏頗歷史教科書,抑或是為財閥擴大欺壓工人福利與勞工保障而實施的重商政策,又或是為了打擊批評她的言論力量而粗暴干預了新聞機構的編採自由,而且對一班敢言的藝術工作者與演員設立了一張打壓黑名單,甚至在處理「世越號」沉沒一事上一直未有向公眾解釋為何待沉沒7小時後才向公眾露面,都展示她一直視民眾如無物地踐踏着韓國人以血與汗建立的民主制度的傲慢態度。忍無可忍的韓國國民,把民怨轉化為燭光,連續多個月在象徵着韓國民主歷史的光化門廣場中點燃。最後,這一場「燭光革命」成功凝聚了媲美1987年時那種勢如破竹的民主力量,結果推翻了從朴正熙開始至今天朴槿惠在韓國留下猶如宿命般的獨裁陰霾,撥開雲霧讓韓國人看見久違了的民主青天。

與民同步的法院

回看憲法法院8位法官就彈劾朴槿惠一案,當中多項指控的最終判辭,不難發現那幾位雖然是由出身保守派的朴槿惠總統任命的大法官,卻不但未有因狹隘的政治立場而作出偏袒決定,反而更義正詞嚴地指出朴槿惠在關鍵的縱容「閨密」好友崔順實以私人身分接觸大量政府機密文件,且與她合謀地藉兩家由崔順實成立的基金會,以利益交換的方式與三星及現代汽車等財閥進行一邊提供獻金,一邊則提供政策協助的非法勾結。正如代理憲法法院院長李貞美指明,8位大法官雖然出身不同政治背景,但這一次彈劾要處理的不是「民主與保守」的單純對立,而是更重要的關乎一國之君有否對國家憲法與政府運作擁有基本尊重的操守問題。單是朴槿惠與崔順實兩人如視韓國法治如無物的舉措,8位大法官已毫無懸念地一致贊成對朴槿惠的政治前途頒下「死刑」,不容許留下「6:2」或「5:3」等讓朴槿惠擁有藉口推搪,甚至以不服之勢嘗試挑戰法院判決的絲毫機會。

鏡頭從憲法法院一轉,我們在電視畫面看到一大群手持着韓國「太極旗」、口裏大喊「支持朴槿惠,解散憲法法院」的中年人,他們在知道裁判結果後,把其不滿怒火發泄在與警察推撞身上。當然,我們一直知道因為朴槿惠被揭發與崔順實的醜聞以後,韓國社會陷入極分裂的狀態:反朴的群眾每個周末都會拿着燭光在光化門廣場舉行大型集會;支持朴槿惠的長者「愛朴會」則同時會在反朴集會的隔離舉行支持總統的活動。然而,這或許是畫面帶出的錯覺而已,因為從不同機構進行民調,大致顯示的結果都是所有年齡群支持彈劾的百分比,比反對的都要多,就算是年長一族的「50後」或以上,支持彈劾的人數都是穩定地維持過半數。而且,這種現象也不分韓國不同地域,甚至是傳統保守派的政治搖籃慶尚道,支持彈劾的百分比也在六成至七成間。可見,近年韓國政治最叫人擔憂的世代撕裂與傳統地域主義問題,未有在彈劾朴槿惠一事上深化。因而,要重建韓國國民對民主憲政的信心,大可藉法院一面倒的判決與舉國上下贊成彈劾的民情力量,開始修補。

總統選舉與重建國家

彈劾以後,朴槿惠不但已成為了韓國前總統,她的照片與家當同樣也不再出現在青瓦台之內。然而因她下台而形成的政權真空,當下韓國各個政黨卻是最為關心且虎視眈眈,希望成為下一名入主青瓦台的國家主人。因受朴槿惠醜聞而影響,一切與「保守」有關的政黨與政治領袖,不分是反朴派叛變脫離後成立的「改革保守新黨」,或是原來「新世界黨」後再易名的「自由韓國黨」,大多成為被民眾唾棄的不受歡迎象徵,他們當中沒有一名政治人物能夠在任何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民調中,取得雙位數的支持度。可是他們原屬意邀請的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卻又因承受不了韓國政黨政治的壓力而忽然退出,剩下來只有現時為代行總統黃教安一人選擇而已,但他民望大為落後,且是否出選也成疑問。看來2017年5月韓國政局從保守派9年多的管治,改朝換代至進步民主派已成大勢所趨,毫無懸念。

只是最終誰能代表在野派入主青瓦台,才存有些微變數。一直在民調領先的在野民主派中多名擁有雙位數字支持度的參選人,除了於上屆總統大選落敗於朴槿惠、4年多後捲土重來的韓國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文在寅,擁有三成多的支持度以外,其他的參選人大多只能維持在一成至兩成間的支持度,如城南市長李在明與「國民之黨」前黨魁安哲秀,能威脅文在寅的機會極為薄弱。眾多人選中,只有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的支持度,勉強約20%,能與同黨的文在寅在最後直路一較高下。

單以比較文在寅與安熙正兩人的政策立場,「重建國家」乃是兩人同等重視的大原則,只是從路線上文在寅偏向左翼,決定以更大刀闊斧的方式打擊財閥對韓國經濟的影響力,並且以「大政府」的身段擴大政府開支來製造就業機會;反之安熙正則以中間偏左自居,反對過分民粹並透過改革企業來協助它們應付經濟轉型。但無論如何,不分立場,兩人也要迫切處理近年韓國社會最引起民怨的「地獄朝鮮」與「財閥濫權」這兩個燙手山芋問題;而且他們同樣需要在「重建國家」之中,修補因朴槿惠而引起的國會黨派紛爭,讓民眾重拾對政黨政治信心,並改變國會等於「沒完沒了對抗」的壞印象。

修補對外國家關係

朴槿惠主政的4年多時間,她為韓國對外關係帶來的衝擊也是比成果更大:朝鮮在一年間兩度進行地下核試,導彈技術卻又在她封鎖對朝鮮擁有重大經濟影響力的開城工業區後不斷進步;此外,在選擇以親北京來牽制朝鮮的外交策略上大為失效,其後又轉以與美國合作在國內設置「薩德」導彈防禦系統以提高安保程度,卻又顧此失彼地讓中韓關係陷入低谷。

照現時文在寅主張的外交路線觀察,有如一貫較親朝鮮與反美的民主派外交策略,他若當選成為韓國總統,薩德系統雖然不至於完全放棄,但至少他屬意整個設置過程需要重新諮詢國會並獲得普遍民眾贊成,才會繼續推行,或許對中韓的外交僵局帶來一線曙光。此外南北韓關係在他偏向主張與朝鮮對話的政策下,也許出現兩韓加強接觸的機會。然而今天朝鮮的政局環境與金正日年代已大為不同,硬推昔日在野派的「陽光政策」未必獲得大部分民意支持,這樣也許使對美與對平壤立場較強硬務實的安熙正,仍然留有左右最後誰入主青瓦台的關鍵牌。

其他文章:潘小濤:「抗日神劇」會變「反韓神劇」嗎?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全球研究社會科學學士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博士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