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陣:彈劾罷免 民主實踐 (文:胡逸山)
2017-03-14

【明報文章】韓國總統朴槿惠繼去年底被國會彈劾而暫停職務後,日前正式被該國憲法法院正式撤除其總統職務,立行下台。憲法法院是裁定朴槿惠濫用其總統職務與權責來讓她的「閨密」與其他相關人物圖利、形同泄漏國家機密地把含有敏感資料的官方文件傳給該閨密、隱瞞該閨密干預國家政務等,才把朴槿惠拉下馬來,成為第一名被彈劾下台的韓國總統。

其他文章:梁啓業:從「有線電視事件」探討香港電視業界共存關係

在現代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裏,要把國家或政府領導人拉下台來有好幾種方法。在大多數的英聯邦成員國(以前皆為英國殖民地)裏,實質握有政府主導權的是具有議員身分的總理或首相,而他通常也是國會裏多數黨(或黨聯盟)領袖,所以只要他自身黨內大多數議員不支持他(如澳洲在近年來幾乎每一兩年就換一名總理),或一些自身黨的議員伙同反對黨議員超過半數對他投下不信任票,那麼他就必須下台。而這些不支持或不信任票,其實也不需要什麼正式法律理由,反正主要是政治上不支持你就是了。

韓國政客法官值得讚揚

在美國與韓國,三權分立被實踐得更徹底,議員與(掌握行政大權的)總統是分別被民選出來的,所以要罷免總統,就必須要費多一點周章。這個被稱為彈劾(impeachment)的罷免總統過程,譬如說在美國是要有正式的法律理由的,如眾議院以超過半數議員同意,彈劾總統犯下「叛國、受賄或其他嚴重罪行與行為不檢」,之後參議院會成為一臨時法庭,由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主持「審訊」,再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參議員投票「定罪」(convict)後,方才罷免總統。而韓國國會因為是單院制,所以總統在被國會彈劾後,是由憲法法院來審訊。

這些日子以來,好一些韓國以外的媒體(我不會韓文,所以不知其國內媒體報道情况如何),好像都愛從渲染醜聞或「舉國羞家」的角度來對有關朴槿惠的這一系列事件作出報道。一些近月來因某種自顧自的原因而不稱心的方面,甚至還有點「幸災樂禍」態度,強烈暗示這幾乎是一起「現世報」事件,讀來令人「心涼」。我倒是覺得,韓國的政壇與執法、司法單位,能下定決心而且貫徹到底推動這一系列在某種程度上可謂動搖國本的調查干政行為、彈劾濫權總統等舉措,不單極為果敢,而且還是成熟的民主制度的表現,不單不應被譏笑,反而是應被高度讚揚。

我無意「一竹竿打翻整條船」,但生長在亞洲,但又曾長期在西方生活過的經驗告訴我,亞洲許多地方是鍾愛家長式管理的,即領袖以威權的態勢來治理國家社會,即便國家的政治體制表面上是民主的,但實質上還是或多或少的專制,不喜歡非當權者太多批評執政者,更勿論是正式彈劾最高領導人了。所以當權的即便胡作非為,也難以被有效制衡。我強烈懷疑,在這些百姓被「任人魚肉」的所在,除了礙於當權者壓迫着反對派令後者難以「發難」外,可能還是有更為深一層的、發自內心的「愛面子」思維作祟。

我即便是十幾歲時才到世界自由民主的大本營美國去,但從小即蓄意地把自己暴露在美國的書刊雜誌與電視節目等大眾文化的浸淫下,所以打從內心便對西方尤其是美國的自由民主、尤其是對領袖的適當敬重,主要還是把他們當着是人民的公僕,可以把他們推上高位當然也可以把他們拉下來的思維與做法,十分激賞。還記得臨飛去美國前幾天,與一位我平時還蠻敬重的中學老師喝茶。老師忽然問起:如果你在國外遇到外國人說你國家壞話的話,你會如何反應?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說:如果我認為對方說錯了,我當然會反駁他,為自己的國家辯護;但如我覺得他說得大致上是有道理的,但可能證據不足,我不但會贊同他的說法,甚至還會為他補充理據!對於從小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土地上即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因為不可改變的膚色而必須接受合法化的不平等待遇的我來說,如此的「不平則鳴、就事論事」、「幫理不幫親」的做法,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面子作祟 不講衰祖國

但老師竟搖着頭努力勸告我,無論對方所說的對錯是非,總之假如有「講衰」到自己國家的,就必須極力「反駁」他,否則自己也會被「看衰」,沒有面子!這位老師還不是一個「土包子」,而是也曾經放洋留英的,况且在本地也是受不平等待遇的一分子,怎麼不但不推崇「老外」的那套直來直往的民主理念,反而還要扭扭揑揑地要說服我是非不分地「愛國」呢?我心裏對這位老師的敬重頓時一落千丈,不過礙於情面、好聚好散,也就不發作了!看吧,這可是我第一次顯著領教到我們一些亞洲人的「死要(自己的與國家的)面子」的情况,而自己竟然也很自然地因為顧及師生情而沒有據理力爭,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慚愧!

而我在美國時,剛好遇上了時任總統克林頓與白宮實習生有染而涉嫌誤導國會而被彈劾一事。對於如此「精彩」的民主實踐,我當然不能放過,一有時間便扭開國會開會直播的公共頻道(這也是美式民主的一大優點,除了最為涉及國家安全的情報事宜外,國會參、眾兩院的議事實况都會予以現場直播)來收看彈劾事件的進展。從眾議院裏的有關辯論與過半數的議決彈劾,到在參議院裏的「審訊」以至因不達三分之二多數參議員贊同而未能將克林頓「定罪」罷免,我雖然未有看到一個戲劇化的美國總統被罷免的結果,但可謂上了一堂寶貴的民主課,對美國人得以不留情面地設法拉總統下台還是印象深刻的。在美國歷任總統之中,當然也還是有較為「要面子」的。如因在「水門事件」中涉嫌干預司法公正的時任總統尼克遜,因被眾議院彈劾,還沒等得及參議院就此「開審」,就已在我出生前的一星期黯然自行下台了。

而在我當年所住的加利福尼亞州,其州的層次的民主實踐就更為「徹底」了,除了州的參、眾兩院可分別彈劾、定罪(而罷免)民選的州長外,只要有一定數目的選民簽名連署,那就要舉行一場特別的罷免(recall,或可謂「召回」)選舉;如大多投票的選民(毋須正式的理由)同意罷免他,他也必須下台。還記得當年有一名加州州長戴維斯(Gray Davis),政績平平,無甚領袖魅力。有一次我乘搭廉價航班,堂堂的這名時任州長在幾名保鑣陪同下竟然也同機飛洛杉磯,所以也可謂是平易近人吧?但我離開美國沒幾年,戴維斯就在一場罷免選舉裏被拉下台了,取而代之的是著名荷李活「大隻佬」明星阿諾舒華辛力加(Arnold Schwarzenegger),魅力肯定無窮,但對於加州當年開始回天乏術的經濟困境,也還是未能扭轉局面。你看,人家堂堂世界第一超級強國,面子可大了吧?但彼等對於彈劾總統、罷免州長等,無論成功與否,也不會有什麼覺得不好意思的,更不會害怕什麼「國譽」、「州譽」受損等,而只是很直率覺得有必要就去做。這才是一個真正充滿自信的現代民主國家所應有的態勢。

所以,對於韓國的政客與法官毅然把一名涉嫌濫權的總統拉下台,彼等的魄力與民主修養,還是值得讚揚的。我唯一還更進一步希望的是,一些情緒想必激動的韓國民眾,應該盡快冷靜下來接受民主體制的裁決,有什麼不滿也必須用絕對和平的方法來表達,那麼韓國方可驕傲地與其他真正民主的國家一道林立。

其他文章:王慧麟:家長的選擇權

胡逸山

馬來西亞首相前政治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