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衣抵抗水炮 牙膏防催淚彈
2014-10-15

【明報專訊】韓國民主化抗爭自1960年開始,至1987年成功爭取得憲法規定直選總統,經歷了大大小小數以千計街頭示威抗爭,示威者所面臨的政府鎮壓,每每血腥暴力。究竟韓國示威者用什麼抵禦暴力鎮壓?老牌民運領袖申亨植說,韓國學生的「裝備」其實很簡陋,勝在學生對民主化運動的執著傳承,和街頭運動的嚴密組織,最終「鐵柱磨成針」完成民主化。

大學生走入群眾宣揚民主

申亨植回憶當年加入學運組織的過程﹕每名新生入大學後,都可加入一個類似學生會的「核心組」,這個組織每周秘密集會一次,避開政府在學校滲透的便衣警察,由高年級向低年級學生傳授民主思想,討論國家前景。不僅如此,即使一批學生畢業踏入社會,也會自行組成「市民團體」,一部分人全職繼續搞民主運動,而正常就業的則會以每月捐款供養民運團體。

示威組織有序 設正副指揮

每到寒假,就是學生向市民宣傳民主思潮、組織示威活動的最好機會。帶頭上街的人往往都做好被捕心理準備,其他人在後面負責後勤。真正走上街頭時,學生示威的組織也是嚴密有序的。以500人規模的遊行集會示威為例,需要一名總指揮,加5至10名副指揮,分別直接統領數十人的示威團隊。如果參與遊行集會示威的人數眾多、涉及多間大專院校,每間院校則還需派出一名負責人,以此組成緊密聯盟。

街頭抗爭的裝備,則非常原始簡陋,如果警方用水炮,便穿雨衣抵抗。至於應付警方的催淚彈,就在鼻子下面抹一點牙膏,再戴上口罩,眼睛防護則是罩上透明膠袋。

「韓國民主化最終能夠成功的原因,是學生持續不斷、堅持不懈的抗爭、自我犧牲,最終打動了市民尤其是中產階層,讓既得利益者也開始反省,是否該走上街頭為社會負責。」

申亨植回憶自己幾十年來的經歷,身為家中長子,本應承擔贍養高堂的責任,卻因一心想建設民主化國家,放棄個人發展投身民主運動,甚至前後4次入獄。他感言﹕「民主化沒有捷徑,學生要想辦法,用正當理由說服市民支持。若能堅持下去,即使現在看起來不可能達成的目標,也有成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