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詞彙看世界﹕有尊嚴移民 盼創雙贏
01-09-2014

【明報專訊】氣候難民一詞的着眼點,在於推動發達國正視其工業發展衍生的氣候變化或令無數民眾顛沛流離,但處於弱勢的一方更希望添上新思維。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總統湯安諾提倡「有尊嚴移民」,致力推動與澳洲的護士培訓計劃,盼國民以正常移民身分而非難民身分,體面離開家園。專家形容,這些島國不希望國民淪為彼邦負擔,更不希望國民貢獻新國家的能力被抹煞,盼國民學習技能換取移居,達至雙贏局面。

基里巴斯(Kiribati)是其中一個受海水上升威脅而面臨沒頂之災的細小島國。2010年,該國農民泰蒂奧塔(Ioana Teitiota)自稱全球歷來首名氣候難民。不過,追求國際社會承認氣候難民身分並非基里巴斯國策。2003年上台的湯安諾(Anote Tong)提倡「有尊嚴移民」(migration with dignity),他月初在薩摩亞舉行的「細小發展中島國」(SIDS)國際會議上承認,海水上升令可用土地面積下降,無法容納全部國民,故部分人需要去其他地方,「但不是以難民身分」。

學習技能 體面移居他國

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法學院教授麥克亞當(Jane McAdam)向本報指出,許多太平洋島國其實非常抗拒難民標籤,質疑稱呼帶有受害者的負面意思,認為島國即使難逃沒頂,國民仍可預早接受培訓和學習技能,他日在彼邦有所貢獻,湯安諾主張的「有尊嚴移民」便是箇中例子。麥克亞當說,區內其他島國未必皆用這個字眼,但亦有類似概念,「這就是他們所說的『雙贏局面』」。

太平洋島國的主張並非無人理會,澳洲政府早於2006年便向基里巴斯伸出援手,兩國達成「基-澳護士倡議」(KANI),坎培拉提供總值2080萬澳元的8年試驗計劃,旨在教育和培訓基里巴斯青年接受合資格的護士訓練,可在澳洲以至國際社會找到相關工作。計劃令約90名基里巴斯學生分3批接受4年制課程,在澳洲的大學攻讀護士文憑和學士課程,畢業後可選擇留下來學以致用。

澳洲引入護士解短缺難題

湯安諾十分重視KANI,認為這體現其「有尊嚴移民」倡議。事實上,KANI合作計劃並非無的放矢,坎培拉的《2025年醫療人力報告》顯示,澳洲護士的短期供應尚算穩定,但預期去到2025年將出現重大缺口。麥克亞當形容,湯安諾相信基里巴斯藉此為澳洲護士行業補充新血,一方面可令國民有如一般移民依靠個人技能獲批,毋須被賦予涵義相對負面的氣候難民身分,另一方面又可以解決澳洲面臨的護士短缺難題,雙方皆有得着。

麥克亞當表示,協助島國居民擺脫氣候變化困擾的計劃不只限於護士行業,而是任何專業都可適用,但澳洲暫時只有類似KANI的非正式計劃(KANI本身是試驗性質,今年6月已結束,進入最後檢討階段,未知以後會否復辦)和一些季節性短期移民計劃(例如摘果工作)。對比之下,新西蘭一向將移民和發展政策合併考慮,有更成熟的協助島國移民計劃。她又指學術界鼓吹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應該兼收並蓄,並非側重一兩選項,「在不同情况下,其中一些手段會更有用」。

學術界爭取國際社會為氣候難民正名,主要原因是現行國際法未能保護因氣候變化失去家園的民眾,而非想打造「二等公民」。事實上,不少文獻便採用「氣候移民」(climate migrant)等相對中性的字眼,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環境政治學者比爾曼(Frank Biermann)向本報指出,對比促成國際法律體系跟進氣候變化逼遷問題,是否沿用氣候難民字眼只算末節。

專家﹕早期移民助未雨綢繆

麥克亞當指出,倘若只從難民角度考慮,應對氣候變化的手段將遠遠受限,至於有尊嚴移民倡議則提出不同角度──並非待受影響居民非走不可才研究匆忙遷走大量民眾,而是認真探討早期移民的選項,為逐漸浮現的氣候變化危機未雨綢繆。

明報國際組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