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內望:博弈大阪之巔——G20的中美日三國演義 /文:張望
2019-07-02

【明報專訊】6月28日,在颱風和大雨的伴隨下,籌備多時的G20首腦峰會在大阪開幕。

2019年,正值令和元年,日本內政外交大戲不斷。對安倍來說,G20無疑是展示日本國際影響力和政府執政能力的絕佳機會。然而,由於中美貿易戰等不確定因素劇增,世界政治正進入動盪的變化期。日本處於中美兩強之間能否左右逢源,考驗安倍執政團隊的定力和智慧。

美國藉同盟關係要脅日本

6月25日,即G20開幕前數天,美國媒體引述3名白宮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總統向親信表示,他正在思考讓美國退出《日美安保條約》,因為該條約令美國受到不公待遇,只規定美國需要防衛日本的責任,但卻未記載日本協防美國的義務。特朗普本人似乎還活在1980年代,臨出發赴大阪前還聲稱不能讓日本人面對海外危機時還安坐在國內看着索尼電視。發言曝光後,白宮和日方雖都否認日美安保可能出現任何變化,但相關的報道已令日本國內輿論嘩然。

根據過去數年的經驗,特朗普是一個極為注重美國國家利益和個人選舉利益的美國總統,意識形態色彩淡薄,對捍衛民主和人權興趣不大。本次發言,顯然是有意要求包括日本在內的傳統西方民主盟國分擔冷戰以來美國承擔的防務責任,以實現特朗普「美國優先」的國內政治目標。同時,也不能排除特朗普意圖藉軍事同盟關係向日本要價,逼迫日方在即將到來的8月美日貿易談判中讓步。

日中接近平衡不確定的美國

正是因為美日關係的這一新變化,我們才可以理解G20峰會期間中日關係的進一步改善。本次G20期間的日中首腦會談,安倍晉三和習近平共同宣布兩國關係進入新時代,就是對不確定的美國的一種平衡。此外,安倍更邀請習近平於明年春天作為國賓訪問日本,獲得習近平積極回應。

對安倍來說,和北京接近可以滿足以下利益:1)爭取同樣維護自由貿易體制的中國的支持,以平衡自我中心的美國的不確定性;2)謀求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協助,推動日朝首腦會談實施的可能;3)爭取中國在G20峰會的協助,皆因目前安倍正依賴於外交成果以備戰即將在7月底舉行的參議院選舉。在這樣的背景下,安倍在本次日中會談時就香港問題上只是點到即止,日本的國家利益和安倍的國內選舉利益優先於香港的人權問題,國際政治大國博弈的現實主義邏輯再次在本次G20峰會中暴露無遺。

長期以來,日本一直被認為是一個依附美國霸權、缺乏在國際事務中設置議題和制定規範能力(agenda-setting)的屬國性國家。然而,此次安倍在峰會中提出「大阪宣言」,強調國際社會應建立自由、公平、非歧視且具透明性的貿易和投資環境,敦促中國和美國同時保持克制,首次展現出日本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國際政治。在國際關係學的戰略三角理論(strategic triangle)中,一國如果想在三角關係中處於主動優勢的一方,應竭力突出自身的戰略價值,成為左右逢源的樞紐(pivot)。本次G20的中美日互動顯示,全球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正企圖在中美之間扮演左右逢源的平衡者,以實現日本最大的國家利益。

張望

日本早稻田大學國際教養學部副教授

中日關係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