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從電函外交看中日互動 /文:孫嘉業
2019-05-02

【明報專訊】日本新天皇德仁即位,國家主席習近平致電祝賀,並致電退位的日本上皇明仁問候和祝福。習近平下月訪日,將與日皇德仁首度會面,會否與明仁會面,還要看是否符合東道主的禮數。平成30年間,中日關係雖起伏跌宕,但明仁是中日2000年交往史中迄今唯一訪問過中國的天皇,對華態度一向友善,在中方看來,可列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之列。

明仁之父裕仁天皇,被中國視為侵華戰爭的始作俑者之一,但他1989年逝世時,中日關係正處蜜月期,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和總理李鵬,分別向明仁天皇和日相竹下登發出唁電,並派外長錢其琛作為特別代表出席葬禮,楊尚昆也電賀明仁即位。1992年明仁應邀訪華時,公開表示「我的國家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苦難。對此,我感到非常悲痛」。

天皇是日本國家元首,對應的是中國國家主席。首相則是日本政府首腦,對應的是中國國務院總理,但天皇是虛位元首,大權全在首相,而中國現行政制下,國家主席是名副其實的「一把手」。故中日在相互交往中,當關係熱絡時,可以不拘禮儀規限,但當關係轉冷時,又可以禮儀名義豎起「高牆」。

關係熱絡 晤日皇「不拘禮節」

就以日皇接待中方來客為例,1978年時任副總理鄧小平訪日,裕仁伉儷不僅接見,還設午宴款待,對中日戰爭,當時裕仁只輕描淡寫表示,「在兩國悠久的歷史中,雖然其間一度發生過不幸的事情」,中方也不以為忤。以後,胡耀邦、江澤民都曾以中共總書記身分訪日,也都獲日皇接見。但2009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日,日方明知其「儲君」身分,但仍以禮數問題,一度不願安排他見明仁,最後在中方堅持下,才勉強安排。

一般來說,日本新首相當選,中方都由總理電函祝賀,中國新國家主席產生,日方則由天皇電賀。但也有破格例外,如2000年森喜朗當選日相,中國就由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總理朱鎔基聯名致賀;2017年習近平在十九大上連任黨總書記,安倍也以自民黨總裁和日本首相的雙重身分電賀。

關係冷淡時 中方以總理應付日方

由於過去多年中日關係陷入低潮,中方在與日方的禮節性交往中,都拿總理來應付日方。而且自2011年以來,也查不到中國總理致電祝賀日本新首相的公開報道。

不過,中國外交的主導權一直牢牢掌握在身兼中央外事委員會(前身是中央外事領導小組)主任的國家主席手中,所以安倍的特使二階俊博、谷內正太郎,總要想方設法與習本人或習的外交顧問楊潔篪見面,安倍本人也藉各種第三國多邊外交場合與習晤談。

去年5月4日,就在李克強「破冰」訪日的5天前,安倍破例致電習近平,習也破例接了這通電話,公開理由是談朝鮮問題,當然也順帶敲定習近平今年的訪日,這也可視作中日關係回暖定局的一個信號。

文:孫嘉業

中日關係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