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中關係是否存在突破之道
2014-09-24

【明報專訊】我們思考日中關係、特別是現階段的日中關係時,如僅僅單純從個別問題出發去思考及定性,例如尖閣(編按﹕即釣魚島)「主權」、靖國參拜之類,不僅判斷倉卒簡化,亦可能引致「誤解」。本文認為,有必要由以下3個觀點重新審視日中關係。第一個觀點,要看中國發展成大國後的對外戰略立場,中日關係在中國對外戰略中被置於怎樣的位置?第二個觀點,要看中國的領導層內部的動向,迄今積極改善日中關係的倡議無可置疑地與權力機關內部的激烈鬥爭格格不入,而且中國國民對日的情緒也不可忽視,所以從內政動向觀察日中關係日益重要。第三個觀點,則是根據利用日中關係對立「火種」的戰略目標,計算其得失。

中方戰略積極化 一改日中關係

對中國而言,近代史實質是「屈辱的歷史」。此後中國在鄧小平巧妙的戰略下,終於首次有可能走上真正的富國強兵之道。在此延長線上,習近平以重新成為世界中心為目標的「中國夢」便告浮現。

2002年出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大主張以來,中國官方鼓動「中華」身分,也出現了以中國為軸心的東亞共同體構想。中國經濟增長持續,到2010年更達到5.93萬億美元,轉眼間超越了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軍事力量亦持續大幅增加。據中國公布的國防開支,除了2010年增加7.5%外,24年間一直持續有雙位數增幅。與軍事力量增強同時進行的外交積極化亦十分顯著,強調「積極出擊」的外交路線,將南海大部分海域列為本國領海,而尖閣諸島一帶亦視為本國的領土、領海,並視為「核心利益」的聲音變得更為響亮。

以上所言的整體對外戰略積極化,是中國一方大幅改變舊有日中關係的最大理由。

有人提出日中關係對立「火種」利用論,希望「尖閣主權」的爭論在短期內徹底集中造成既定事實,並在國際社會展開大型宣傳行動,旨在短期達成目標。過往的日中關係如客觀視之,主流是以經濟支援為軸心的「日本倡議」。不過在中國的GDP超越日本、軍事力量亦出現巨大差距的今日,中國正試圖改變日中的基本關係,換言之,就是將「中國在上位」的關係變成既定事實。

精英階層欲確認「中國在上位」

現時許多日本人對誰在上位、誰在下位並不會非常關心,但對於中國,特別是精英階層而言,這個問題有確認「地位」的意味,甚為重要。著名保守派外交專家閻學通主張「美國較中國強大,日本較中國弱小。日本應了解及習慣這種狀態,停止視中國為競爭對手(《朝日新聞》,12月12日)」。中國的漁船、巡邏艦、海軍艦艇頻繁地胡亂進入「尖閣領海」,將自由航行的狀態正常化,以實際力量突破了「日本的尖閣領海論」。即使在經濟關係上,中國亦以「突破日本優勢」為目標,以行動打擊在華日系企業,作出不接受中國主張便將對日本經濟施以打擊等威脅。

日中雙方對對方的感情已演變成最惡劣的狀態,同時在兩國首腦、政府相關人士的對話中斷等等情况下,現時看不到兩國關係有短期內出現戲劇性改善的可能。特別是日本政府、在野黨、國民層面中強硬的反華傾向與對華不信任感高漲,安倍政權治下面對「尖閣問題」、「歷史認識問題」等各種攻擊,仍對中國的要求寸步不讓,已充分反映了這點,對此習近平政權今後會否堅持繼續採用同樣強硬的反日姿態?筆者既有期待感,亦見到「變化的徵兆」。

習政局安定後 對日政策或變

首先,迄今的反日強硬政策是以「使日本在國際孤立化」為目標,但過往經驗卻證明只會引致日美同盟強化,以及與其他政策相關的「中國威脅論」高漲等結果。其次,前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徐才厚被捕後,7月底前中共政治局常務委員周永康因非法斂財、貪腐遭逮捕並立案調查。習近平體制的政局安定下來後,強硬的對日政策便有可能改變。此前如果對日政策軟弱,便可能給予政敵攻訐的口實,因此不能輕舉妄動。當然,最近習近平的講話中依然就安倍內閣的歷史認識、對華外交等繼續作出嚴厲發言,這亦不容樂觀。

釣島問題 應有不正面「觸及」默契

為了改善兩國關係,日方與中方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回應對方的期待。例如日本可活用作為ODA(政府開發援助)一環、向中國提供的有償日圓貸款,將還款用作支援中國改善環境問題等。對於尖閣諸島問題,只要雙方有不再正面「觸及」的默契就可以,那是為了讓中方能夠將之解釋為問題「擱置」,而日方亦可演繹為「堅持既有立場」。雖然中國公務船繼續在領海內航行來往等挑釁今後可能繼續出現,但在此以上的行動則難以想像。中國也在關注美國的動向,這些行動在國際輿論中亦不受認同,相信中方不會作出不合理的判斷。

無論如何,了解以下幾點是最優先要務。(1)日中關係是欲斷難斷、盤根錯節的深厚關係,並不止是無法離開的鄰國這種程度的關係。(2)兩國擁有可抱持共同目標、不互為對手,且互相合作、相輔相成的「對等伙伴」關係。(3)日中關係中,包括戰爭在內的深刻對立一旦長期化,對雙方自身會產生相當大的損害,亦可能對國際社會造成重大影響。確認了以上各點,便能到達日中當局舉全國之力修復雙方關係、重建全新正面關係的階段了。(編按:本文是作者專門替本報撰寫的來稿,原為日文,經本報翻譯成中文,着重點為本報所加。)

(深度論壇)

天兒慧 - 早稻田大學教授、現代中國研究所所長

中日關係文章